福建阿三

日期:1989年8月23日
標題:《山寨探案實錄》福建阿三
https://www.facebook.com/abc160401/videos/oa.597317447290179/461715287592513/?type=3
https://akoe123.blogspot.com/2017/09/blog-post_9.html
地點:將軍澳翠林邨秀林樓
人物:冷美華
案情:冷美華是福建人,鄉俗迷信做第三任妻子很不祥,為令丈夫重視她,揚言與五歲繼女一齊跳樓,豈料出了意外,弄假成真。
備註:按察司判案時表示,被告的婚姻已因今次事件破裂,服刑後要遣回內地,重犯機會甚微,判被告入獄三年。

  福建人一向認為自己是大海的兒女,一有機會,就往海外跑,乘風破浪,到達世界各地。
  福建有馬尾船廠,也有集美學村。
  香港新移民中,福建人佔相當大比例,他們在北角集居,令到北角有「小福建」之稱。
  福建的福州及鼓浪嶼,雖然已現代化,但一些城鄉如晉江,人民仍生活艱苦。
  追求美好生活不是罪過,問題是如何去追?

  冷美華追求美好生活的手法,是開一個「南風窗」,她眼見同鄉姐妺,嫁到香港後就富起來。
  那些姐妺回鄉起新屋,置田產,生活由赤貧變成富裕,對家徒四壁的同鄉而言,十分誘惑。
  婚姻除愛與性之外,原來還有其他附帶利益。

  當媒人上門說親時,冷美華興奮得全身發抖。
  「我已經三十歲了,年紀會不會太大?」女人三十爛茶渣,難怪她有這種恐懼。
  「蔡先生是老實人,喜歡成熟的女人。」媒人婆鼓其如簧之舌說:「人說媒人多大話,但我是最老實的一個,蔡先生的妻子在車禍喪生,現在想再娶,他是個挺好的人。」

  「蔡先生年紀雖然大了一點,他有三名女兒,年齡由五歲到十七歲。」
媒人婆的坦白,出乎冷美華意料之外。
  「我有一個八歲大兒子,不知他會否介意?如果他不喜歡,你替我隱瞞一下吧。」
  「唏,我實話實說,蔡先生就是喜歡你有兒子呀!他三個都是女,想有個兒子繼後香燈。」

  這似乎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但冷美華仍有擔心。
  「媒婆,大家都住在同一條鄉,我們的鄉例俗忌,你總清楚吧!」
  「我當然清楚,嫁娶方法會依足鄉例。」

  「我不是說這些,而是要弄清楚一件事,我是否他的第三任妻子?按我們的俗例,做第三任妻子是會家散人亡的。」
  冷美華的同鄉阿娥,是活生生例子,一想起就毛骨聳然。
  阿娥因犯了這條禁例,嫁了一名港客做第三任妻子。
  結婚當日,兩人返回新居時,恐怖的事就發生了。
  阿娥半夜用刀把丈夫斬死,將屍體拖出村口。

  翌日,村民發現阿娥蹲在屍體旁邊,吃着屍體的內臟。
  恐怖情景,令不少目擊者當場暈倒,冷美華是其中之一,所以印象深刻。
  阿娥結果被關進精神病院,冷美華舊事重提,亦出了一身冷汗。

  媒人婆雖沒有親眼見到,但也聽聞這件事,冷美華提起這個禁忌,令媒人婆十分為難。
  蔡先生已結過兩次婚,第一任妻子死於車禍,第二任妻子死於癌病,今次回鄉,是找第三任妻子。
  可是,一千元媒人利是難以抗拒,媒人婆很快就打定主意,只要叫蔡先生留意這個禁忌,就可瞞過去。
  「阿華,你太過慮了,蔡先生今次是續絃,不是找第三任老婆。」媒人婆的說話,令冷美華放下心頭大石。

  1988年,冷美華與蔡先生在鄉間結婚,兩人各得所需,蔡先生娶了一名妻子,冷美華除多了一名丈夫外,還有物質享受,令她遺憾的,是還沒有生育權利。
  婚後,冷美華曾經懷孕,但因內地的「一孩政策」,她要將胎兒打掉。

  冷美華催促丈夫早日申請她到香港,可是,申請的人太多,配額太少,一直都沒有下文。
  冷美華也有向有關部單位「走後門」,不過,「走後門」的人也不少,她仍要等。
  蔡先生每次由香港回鄉,冷美華都纏着他,要他想辦法。
  其實,蔡先生比妻子還心急,冷美華若可到香港,他就不用分心照顧三名女兒。
  況且,經常往返香港與福建,時間及金錢花了不少,也影響工作。

  蔡先生採取折衷方法,他為冷美華申請「雙程通行證」,這個證在1989年6月批出。
  6月4日,冷美華在丈夫陪同下到達香港,入住將軍澳翠林邨秀林樓。冷美華知道血洗天安門事件後,十分激動,多次隨香港人上街遊行。

  稍後,有消息指中共會對付上街遊行的人,這個消息令冷美華十分不安。
  中共的手段,冷美華十分清楚,她向丈夫提出要求,「雙程通行證」期滿後,不會返回內地。

  「我可以申請政治庇護,說不定有外國收留,那時就不用怕了。」
  冷美華的想法十分天真,希望愈大,失望愈大,她因此曾三度企圖自殺。
  冷美華終日生活在恐懼中,愈來愈擔心「雙證通行證」到期,她打算期滿後在香港做」黑市居民」。
  蔡先生認為做「黑市居民」非長久之計,若被警方發現,還會惹上官非。

  1989年8月23日,冷美華在家閒極無聊,翻閱相簿時,發現蔡先生原來結過兩次婚。
  「難怪……難怪有這麼多不幸的事發生在我身上!」
  冷美華想起阿娥的慘劇,她痛恨丈夫欺騙她,打電話給蔡先生。
  兩人在電話中爭吵,蔡先生認為她無理取鬧,打算收線。

  「姓蔡的,我要你立即回來,否則我抱着你五歲大的女兒跳樓……」
  冷美華近日精神有異,蔡先生不敢不信,他對冷美華說會立即回家。
收線後,蔡先生打電話報警以防萬一。
  警方及消除員較蔡先生更快到達現場,冷美華抱着名女童危坐窗邊,單位立即部署拯救行動。
  可是,在消防員張開救生網前,冷美華已將女童拋下街中。
  各人眼巴巴看着女童被拋下慘死,蔡先生趕到時,慘劇已經發生了。

  消防員由蔡先生帶領,進入事發單位,危坐窗邊的冷美華被消防員拉回屋內,交由警方帶走。
  冷美華接受警方盤問時說:「我抱住細女在窗邊等丈夫歸來,細女突然推開我,掉在街中。」
  為冷美華錄口供的探員,察覺她的精神可能有問題,將她交由精神科醫生檢查。
  替冷美華檢驗的四名精神科醫生,證實她在事發前四星期已患上精神抑鬱,案發時精神失常,現時情緒已穩定,不用接受治療。

  警方將冷美華落案,控以謀殺罪名,她在庭上承認誤殺。
  代表冷美華的律師指出:「被告是福建人,鄉俗迷信做第三任妻子很不祥,被告對此深信不疑。」
  「被告來港後,與丈夫關係並不和諧,她曾三度企圖自殺,但仍得不到關注。」
  「為令丈夫重視她,被告才揚言與五歲繼女一齊跳樓,豈料出了意外,弄假成真。」

  按察司判案時表示,被告的婚姻已因今次事件破裂,服刑後要遣回內地,重犯機會甚微,判被告入獄三年。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