猝死老翁屍體三年不腐之謎

日期:1994年10月31日
標題:猝死老翁屍體三年不腐之謎
https://www.facebook.com/frogwong/videos/oa.738803463141576/10155714304876437/?type=3
https://akoe123.blogspot.com/2018/11/blog-post_14.html
地點:黃大仙翠竹花園第一座一單位
人物:區帶弟 周文
案情:區帶弟的丈夫周文猝死家中,她深信丈夫會醒來,屍體在家中放了三年不腐。
備註:法醫認為,周文處於「假死」狀態,因沒有送院,三個月後「餓死」,加上每天抹身,屍體不腐。

1994年11月1日,區帶弟憂心忡忡地來到「一半仙」的解簽檔,拿了一支簽文給他,說:「這是我剛求得的簽,麻煩幫我解一下。」

「一半仙」見她愁眉不展,心想她是為丈夫的健康而來,試探問:「問健康?」
區帶弟心神彷彿地說:「是,老伴近來不思飲食,令我擔心。」

「一半仙」接過簽文一看,是黃大仙第九十二簽-《孔子聞韶樂》,中吉。

簽文是:至聖周遊列國行 在齊得聽奏韶樂 三月不知嘉肉味 善哉大道可功成。

「一半仙」昨天才見區帶弟的丈夫周文大聲與人談話,比他自己還健康,心想:「很多女人都希望自己的丈夫患病,好讓自己去照顧他,從而找到自己的存在價值,說些讓她受用的說話,她就會滿心歡喜了。」

「一半仙」說:「這支簽若問健康,是病人染的病要經一段時間找方法治理,但最後都會找到方法。」

「大概要多久?」區帶弟問。

「一半仙」順口開河說:,「時間可長可短,你求得第92簽,短的92日(三個月),長的920日(三十個月),事在人為,心誠則靈,千萬不要半途而廢。」

「我也是這樣想,經你這麼一說,我可以下決心去做了。」區帶弟向「一半仙」道謝說。

區帶弟由黃大仙廟返回翠竹花園第一座寓所,打開門入屋後,迅速將門關上,小心避過躺在客廳地上的屍體,安心上床睡覺。

1994年10月31日,周文的女兒周翠玲(二十六歲),回到黃大仙翠竹花園家中,看見父親躺在客廳地上,母親區帶弟跪在父親旁默默禱告,嚇了一跳。

區帶弟對女兒說:「剛才吃晚飯的時候,他突然倒在地上,怎樣也弄不醒。」

周翠玲看見父親的嘴角有鮮血,沒有呼吸及脈博,對母親說:「爸爸已經不行了,我們報警將爸爸送去醫院,或許可以救回來。」

周翠玲說完,正要打電話,卻被母親阻止了,區帶弟說:「醫院哪裏是救人的地方,你爸爸幾年前在街上暈倒,被送到醫院,給那班人在身上亂割,不是幾乎沒命出來嗎?」

「你爸爸說,醫院是劏人的地方,無論甚麼情況下,都不要把他送到醫院去,你難道忘了這番話嗎?」

「可是,若不送爸爸到醫院,我們可以怎樣做。」周翠玲一時間沒有主意。

區帶弟說:「讓他在地上躺一會,明天我再想辦法,千萬不要報警,若老爸(周文)有甚麼三長兩短,我也要跟他一起,我與他發過誓,縱非同年同日生,期望同年同日死。」

母親以死相脅,周翠玲無奈地依從,打電話通知兩名姊姊及兩名哥哥回家商量。

各人檢視過周文後,一致認為已無生命跡象,送不送院已無分別。

周翠玲說:「爸爸走了,媽媽一定很傷心,我們姑且順她的意,明天才作打算吧。」

各人認為這是無辦法中的辦法,對母親說:「現時已經夜深了,一切都依你意思去辦。」

區帶弟叫子女各自回房,自己用濕毛巾清潔丈夫身體,為他更換乾淨衣物,之後在客廳靠牆位置,用報紙舖了一個兩呎乘五呎半的「床墊」,在報紙上舖上的布,將周文抱到「床墊」上。

之後,區帶弟取了床舖,睡在周文身旁。
翌日,周文的子女看見母親伴屍而睡都嚇了一跳,區帶弟對他們說:「老爸還在睡,不要騷擾他。」

五名子女面面相覷,相約出外開家庭會議,但卻想不出一個好計策來。

周翠玲說:「除非媽媽能接受事實,否則我們也無能為力。」

在五名子女開家庭會議的時候,區帶弟到了赤松黃大仙祠求簽。
每當她有事情決定不了,她都會求黃大仙指點迷津,當年下嫁周文,也是黃大仙為他們做媒。

婚後,區帶弟與丈夫在九龍城寨居住,誕下三女兩子,家中地方不敷應用,區帶弟向黃大仙祈求有更佳居所。
五年前,她們一家終於抽到居屋,入住黃大仙翠竹花園。(私人參與興建居屋計劃,1989年落成)

今次,事關丈夫生死,區帶弟自然要黃大仙指點,她求得第九十二簽-《孔子聞韶樂》。
經她最信任的解簽先生「一半仙」解讀,說她的丈夫周文在三個月至三十個月時間會康復,這番話堅定了她的信心。

回家後,區帶弟召開家庭會議,將在黃大仙求得的簽及「一半仙」的說話,源源本本與子女說一遍,子女聽完後都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

區帶弟斬釘截鐵地說:「你們不要多說了,老爸在,我就在,老爸不在,我就跳樓。」

五名子女無計可施,希望時間能沖淡一切,到時再勸母親「交出屍體」。

「老爸身體再過幾天就會起變化,到時再勸媽媽。」周翠玲的建議獲得大家認同。

三天後,周文的身體沒有出現屍斑,外觀亦無異樣,加強了區帶弟的信心,在這種情況下,他的五名子女亦無從勸說,現時能做的只有等。

區帶弟每天如同照顧植物人般,為周文抹身更衣,又與他說話。

一星期後,周文身體開始消瘦,令區帶弟更相信丈夫仍然活着。

一個月後,周文瘦得皮包骨。
兩個月後,周文仍是皮包骨。

周文出事後九十二日,即第三個月,周文的膚色開始轉深,區帶弟的子女再勸她讓周文入土為安。

區帶弟說:「老爸沒有死!你們也看到,如果老爸死了,為何身體過去三個月都沒有腐爛?黃大仙說老爸最短三個月會醒過來,最長也不過三十個月,除非我死了,否則我一定要等足時間,到時再作打算。」

出事後半年,周文的身體開始萎縮及變黑,之後就沒有其他變化。

區帶弟每日都為周文抹身及更衣,轉眼兩年多。

距離九百二十日還有一個月,區帶弟開始擔心:「一個月後如果你還不醒過來,我應該怎麼辦?」

距九百二十日前三星期,區帶弟向子女交代身後事:「三星期後若老爸還不醒過來,我也沒話可說,你們要怎樣做就怎樣做,但我是會隨老爸一起的。」

距離九百二十日還有兩星期,區帶弟茶飯不思,終日伴在周文身旁,對子女的勸說充耳不聞。

距離九百二十日還有一星期,區帶弟為周文及自己換上結婚時所穿衣服,對他說:「如果你到時還不醒過來,我就陪你一起走。」
區帶弟擁着周文的身體安詳入睡。

翌日,五名子女商議後,認為母親的緒極不穩定,有可能自殺,決定報警。

1997年6月23日,離香港回歸還有一星期,下午二時半,警方九九九控制中心於接到市民求助電話:「我的家中有人暈倒,請派救護員到來,地址是黃大仙翠竹花園第一座……」

控制中心核實報案人資料,通知消防處派救護車前往,同時調派該區巡警到場協助。

救護員入屋後,發現一名老婦伏在地上,身旁有一具黑色人形物體。
他們先將老婦扶起放在擔架上,老婦這時醒轉掙扎,大叫:「不要!」
救護員無法將她送往醫院治療。

救護員向控制中心報告:「一名身體衰弱老婦拒絕送院,上址還有一具黑色人形物體,請派人處理。」

「你們是來救人的,先救他吧!」區帶弟指着那具乾屍,對救護員說。

救護員說:「婆婆,我們先送你到醫院,我再叫同事送『他』。」

區帶弟說:「不行。他不走,我不走。」
這時,巡警到達現場,他檢視那具黑色人形物體後,認為是一具乾屍,立即封鎖現場,向控制中心報告,要求增援。

一名女警對區帶弟說:「我們要在現場替他急救,你留在這兒會妨礙我們的工作,你先到醫院,我們很快會送他來。」

「你不要騙我。」區帶弟用狐疑的語氣說。

「我說的是真話,你放心好了。」女警說。

聽了女警的說話,區帶弟依依不捨地上了救護車。

慈雲山分區指揮官袁仁偉率隊到現場調查,法醫檢視乾屍後,認為案件不涉刑事成份,將案件列作屍體發現處理。

該具乾屍基本保持完整,屍身已經乾枯變黑,但沒有腐爛跡象,亦沒有臭味。

乾屍於晚上九時許舁送殮房,由法醫檢驗查找死因。

區帶弟在伊利沙伯醫院接受治療及檢查,經補充營養後無大礙,醫生為她初步評估精神狀態,認為她沒有患上精神病,但有嚴重抑鬱症。

醫生原想送區帶弟到精神病院接受進一步檢查,但被她的家人拒絕,並且與她出院。

心理學家分析,區帶弟至今仍不接受丈夫已死現實,即使丈夫入土為安,她也會相信丈夫會復活。

殮房。
解剖台上是一具皮膚黑赤色的乾屍,身上仍穿有乾淨衣服,縮小了的頭顱上仍有頭髮,重十五公斤。

這具乾屍由黃大仙翠竹花園舁送殮房,死者的家人說這具乾屍放在地上超過九百日,未經任何防腐處理,只是每日用清水抹身及更換乾淨衣服,在這種情況下,屍體不腐而成為乾屍,十分罕見。

重案支援組的法醫龍博士與一眾組員正圍着屍體,希望能透過解剖及屍身現象,解開屍體不腐之謎。
化驗血液時,發現血量少,血液濃縮,呈暗紅色,血液內的酮酸較正常高出十倍,龍博士推測死者是餓死的。

根據死者親屬陳述,龍博士認為死者處於「假死」的植物人狀態,身體消耗較一般人少,在不飲不食三個月後才喪命。
皮膚由於沒有水份補充而逐漸乾燥,身體已因長期脫水出而「風乾」,乾燥處顏色變暗成呈暗褐色,皮膚開始皮革化,之後成為一具不會腐化的乾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