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義安龍頭案(二)無間道

日期:1987年4月1日
標題:新義安龍頭案(二)無間道
https://www.facebook.com/abc160401/videos/oa.597816833906907/462158230881552/?type=3
https://akoe123.blogspot.com/2018/04/blog-post_18.html
地址:九龍城衙前圍道一單位
人物:向華炎等人
案情:警方派臥底進入三合會組織新義案,搜證後拘捕新義安高層。
備註:1988年1月27日,部署超過十年的「新義安龍頭案」在高院審結,十名被告均被裁定罪名成立判監。
向華炎與張亮聲,服刑二十二個月後,1989年12月23日,透過代表大律師,向上訴庭要求翻案得直,獲得即時釋放,張亮聲並獲准取回堂費。

  1986年6月初,警方答覆多名立法局議員質詢時,不諱言警方在十三年前,為改變警隊運作,打擊貪污,解散反黑組,淡化香港的黑社會活動,令黑幫勢力坐大。
  現在,事實證明當時的做法有偏差,表示從今以後,會全力打香港的黑社會活動。
  1973年前,香港各警區內,都設立反黑組,香港、九龍、新界三區,各有一支中央反黑組,兩者互補長短,組成完善對抗黑社會架構。
  一名前中央反黑組主管表示,若非當年貪污成風,以當年的反黑組編制,黑社會沒有立足之地。

  可惜,當局被潛伏在警隊內的害群之馬誤導,認為反黑組是貪污源頭,作了錯誤決定,以減輕市民恐慌為由,對市民聲稱黑社會已不足為患。
  不但市民信以為真,警隊高層也受到「瞞騙」。
  在一次檢討人手編制會議上,有人以反黑組編制過於龐大,虛耗警隊資源,建議解散反黑組,由中央統籌的有組織及嚴重罪案調查課取代。
  反黑組解散後,香港黑社會坐大,勢力擴張,由傳統包娼、開賭、販毒,「踼馬」(強逼或引誘他人加入黑社會),發展到直接訓練或僱用殺手,參與國際性走私活動、販賣槍械、偷運人蛇,甚至聘用「省港旗兵」來港造案。
  警方資料顯示,香港四個較活躍的黑社會,包括:新義安、十四K、和字頭、聯字頭,另有四十個黑社會組織。
  有關方面估計,「身為黑社會會員」人數超過二十萬,「掛藍燈籠」(未正式入會的準三合會會員),人數接近三十萬。

  為謀取更大利益及逃避法律制裁,黑社會向「正行」發展,活動範圍伸展至工商機構,如為地產商收地,娛樂事業,威逼藝人拍電影,虛報票房洗黑錢,金融機構誘市民投資如倫敦金等騙局。
  政府部門內亦有不少黑社會臥底收集情報。
  1984年,有關方面決定重組反黑組,一場警黑角力由此展開。
  香港高等法院,犯人檻內的被告,焦躁不安地等候法官判決。旁聽席上座無虛設,大部份是黑道上有頭有面的人,每個人目光都投在被告的臉上。
  犯人檻內的高健(假名),是有「賽諸葛」之稱的「雙花白紙扇」。
  沒有人相信高健會被警方拘捕,更沒有人想到,警方竟然掌握了這麼多罪證,令高健在法庭內無從申辯。
  那些罪證,只有與高健最親密的人才會知道,究竟,是誰出賣了高健呢?
  每個黑幫高層都希望找到答案,因為高健的今天,可能就是他們的明天。

  「本席宣布被告身為黑社會『雙花白紙扇』,罪名成立,判處入獄十八個月。」
  法官的說話令庭內起了一陣哄動,各人向高健投下同情目光。

  高健的目光從旁聽席掃過,看到一張張熟悉面孔,突然,旁聽席射來一道凌厲目光,令高健不寒而慄,高健連忙將目光移開,低頭看庭警為他戴上手銬。
  「走吧!」庭警一左一右將高健夾着,高健被帶離犯人檻,乘專用升降機到犯人轉解室,辦妥手續,高健被帶到地牢,押上囚車。

  高健的思緒回到1976年,黃竹坑警察訓練學校。
  畢業典禮過後,高健由教官帶到一個房間,向在房內等候的林尚武處長(假名)宣誓,接受指令進入香港一個黑社會做臥底。
  林尚武處長嚴肅地對高健說:「高健,你的任務是設法成為這個黑社會的『白紙扇』,搜集犯罪證據,尤其要取得高級職員名單。」

  林尚武三言兩語,就令高健過了十年「無間道」生涯,十年後的今天,高健終於完成任務,可是,他是得的多還是失的多呢?

  正午,一部救護車駛進監獄,救護員將人事不省的高健抬上救護車送到瑪麗醫院。
  監獄內的人都知道高健中了毒,但不知道他是自殺還是被人下毒。
  高健經急救後,送到羈留病房單獨囚禁,門外由重案組探員二十四小時把守。

  林尚武處長及鄭警長匆匆到來,進入病房。
  「高健,你怎麼了?」林尚武處長握着高健的手問。
  臉色蒼白的高健,勉強擠出笑容,說:「我常說死人最可靠,想不到竟應驗在自己身上。」
  「你是說有人已識穿你的身份,要殺你?」豆大的汗珠在林尚武處長的額上滲出來。
  高健悽然地說:「我相信他們不知我的身份,他們只不過想我永遠閉上嘴。」
  「這樣也好,我可以有更多時間向你們報告。」
  「我在一個辦公室內,發現一塊用來印利是封的印板。」
  「我影印了高級職員的名單,每個人名前都有編號。」

  1988年3月29日,部署已久的「獵龍」行動正式展開,拘捕了新義安的「龍頭」、「二路元帥」、「白紙扇」、「紅棍」、「草鞋」共四十多人。
  警方又檢獲大批與新義安有關的文件,包括入會儀式用品、詩句、「海底」(會員名冊)。

  在眾多被捕者中,最矚目的有以下六人:
  (一)向華炎,五十四歲,律師樓文員
  (二)陳建中,五十歲,佛教組織董事
  (三)向展成,三十歲,向華炎長子
  (四)張亮聲,三十七歲,張人龍之子
  (五)黃高,五十一歲
  (六)黃欣,五十五歲
  六人稍後被落案控告十一項罪名,包括勒索、身為新義安職員、協助管理新義安等。
  較具體的證據,是在向華炎辦公室內搜到的一件印板,一批利是封,一本以「安」字作編號的人名冊,此外,還有多名控方證人,包括警方臥底高健。

  在這宗「新義安龍頭案」中,警方另一皇牌,是警方黑社會專家鄭會勝偵緝警長,他會出庭作證,向法官及陪審團解答有關黑社會的疑問。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