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畔餘生

日期:1990年5月21日
標題:《山寨探案實錄》屍畔餘生
https://www.facebook.com/abc160401/videos/oa.597293087292615/461686770928698/?type=3
https://akoe123.blogspot.com/2017/09/blog-post_7.html
地點:朗屏邨綉屏樓一六X二室
人物:郭俊英 譚葵 郭煥勝
案情:郭俊英與妻子譚葵為錢起爭執,他將譚葵及小兒子郭煥勝殺死,打算灶底藏屍,最終畏罪自殺。
備註:父母雙亡,小兄弟阿鴻及阿圖成了孤兒,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解脫。

  捱餓的滋味,阿鴻及阿圖兩兄弟習以為常,對父母的一切,他們從不敢過問,因為沒有人想受皮肉之苦的。
  阿鴻今年七歲,較弟弟阿圖大兩歲,亦較弟弟多受兩年苦。自出娘胎,兩兄弟已沒有好日子過,能令他們生活得稍好的,不是他們的父母,而是社會福利署。
  亦因為社會福利署,他們才有機會讀書。

  哥哥在元朗朗屏邨東莞學校就讀,弟弟在一家幼稚園上課,兩人都讀下午班。
  無論有午飯吃也好,沒有飯吃也好,哥哥都會先送弟弟到幼稚園,然後自己才返學。
  1990年5月22日,兩名小孩子知道又要捱餓了。父親阿英(郭俊英),三十歲,不知去了哪裏,母親阿葵(譚葵),三十一歲,抱着三歲大細仔阿勝(郭煥勝),在床上熟睡。

  肚雖然餓,但兩名小兄弟不敢去騷擾媽媽,他們早已習慣等。雖然不是每次都可以等到媽媽醒來,弄點東西給他們吃,但除了等之外,他們沒甚麼可以做。
  當日,他們的希望又落空了,上學時間到了,媽媽還未醒來,兩人都是情願捱餓也不遲到的好學生,到最後一刻,還要要餓着肚子上學。

  他們打開大門時,發現鐵閘被人從外反鎖,無法在裏面開啟。(鐵閘的鎖壞了,用鐵鏈加鎖頭鎖着。)
  「哥哥,怎麼辦?」
  「弟弟,不要急,總有辦法的。」

  這時,走廊響起腳步聲,阿鴻從鐵閘的縫隙往外看,原來是隔鄰的鍾師奶回來。
  「鍾師奶!」
  「咦?阿鴻、阿圖,你們兩兄弟還未上學?」

  「鐵閘從外面鎖上了,麻煩你替我們打開,讓我們上學。」
  阿鴻將鎖匙交給鍾師奶,鍾師奶將鐵閘打開,讓兩名小童出來。開門後,
  鍾師奶向屋內望了望,屋內黑沉沉的,沒發現甚麼特別。
  小兄弟向鍾師奶道謝,取回鎖匙鎖好門,餓着肚子上學。
  「可憐的孩子。」
  雖然對兩名小兄弟深表同情,但鄰居都不敢伸出援手。
  這不是「各家自掃門前雪」,而是「清官難審家庭事」。
  有街坊可憐這對小兄弟,買麵包給他們充飢,小兄弟父母知道後,上門大鬧一場,警告他人不要多事。
  對方蠻不講理,又有誰想惹禍上身呢?
  敢面對這對夫婦的,只有警務人員。

  小兄弟的父母都染有不良嗜好,阿英更是監獄常客,雖是積犯,但犯的都是小案,如搶錢、順手牽羊等等,每次被捕,坐數個月監又放出來。
一年之中,阿英有九個月都在監獄中渡過。

  當日下午二時,兩名警員抵達朗屏邨綉屏樓一六X二室。
  今年5月5日,阿英在元朗街頭搶一名女士銀包時,被市民拘捕交給警方。經調查後獲准保釋,每日上午十一時要向警方報到。
  5月22日,阿英沒有到警署報到,警方循例通緝他歸案,兩名巡警到他的家中找他。
  巡警拍門,但沒有人應,由於懷疑阿英躲在屋內不應門,一名巡警爬高,從走廊的氣窗向屋內查看。
  巡警先看到掛在牆上的三張結婚照片,男的是阿英,女的是阿葵。
  結婚照片對下是一張睡床,床上有一大一小兩個人,蓋在兩人身上的毛氈有一大灘血跡,牆上亦有噴射式血點。

  巡警認為事有可疑,通電上峰,召消防員到場。
  消防員用電筒向屋內照射,判定床上是兩個血人,於是破門入內,床上兩具屍體,分別是阿葵及阿勝。
  法醫到場驗屍,發現女死者頸部被利器斬了多刀,血肉模糊,頭顱幾乎與身體脫離。
  阿勝除頸部有扼痕外,無其他傷痕,相信被人徒手扼死。
  室內的冷氣仍開着,兩人死去超過一天,屍身仍未發臭。

  探員在屋內未發現兇器,廚房內的菜刀不翼而飛,相信兇手行兇後將菜刀帶走。
阿英沒有去警署到,兇手會否是他呢?
  探員從鍾師奶口中得知,兩小時前,阿鴻及阿圖這對小兄弟仍在屋內。
  鍾師奶說,在21日中午,聽到阿英與阿葵的吵架聲。
  鍾師奶的說話,令探員感到困惑。  如果兩名死者在21日中午遇害,兩名小兄弟回家時,誰人開門給他們呢?
  如果是兇手開門的話,兩名小兄弟為何會倖免呢?
  兇手離開後,將鐵閘從外反鎖,他為甚麼要這樣做呢?
  兩名小童在屋內逗留十多小時,為何沒有發現母親及弟弟已經死亡呢?

  這一切疑團,要找到兇手及兩兄弟才會有答案。
  探員很快就找到小兄弟,阿英仍然下落不明。
  兩名小童表示,不知媽媽及弟弟已死,以為他們睡着了。
  問及誰人開門讓他們進屋時,他們說是阿英開的,開門後,阿英就離開了。兩名小兄弟年紀還小,探員無法從他們口中得到更多線索。

  探員在案發單位搜查時,在露台發現一個鐵鎚,一件染滿汗水的內衣。用混凝土砌成的灶頭,有部份已經損毀,探員相信,兇手企圖將屍體藏在灶下。
  由於灶下位置太細,容不下兩具屍體,兇手將灶頭擊毀,增大空間。
  兇手打算灶底藏屍,可能會買英泥及沙石,探員到附近一帶商戶調查,未有發現。
  稍後,探員得到一條線索,昨晚八時半,一名男子,在朗屏邨匯屏樓二十七樓走廊墮樓死亡。
  由於死者頭顱爆裂,身上又無身份證,警方將屍體舁送殮房,等候死者親人認屍。
  探員到殮房套取死者指模,證實是女死者的丈夫阿英。
  探員推測,阿英殺死妻兒後,原想灶底藏屍,但最終畏罪自殺。
  經調查後,相信阿英與妻子為錢起爭執,他將妻兒殺死,打算灶底藏屍。
  小兄弟回家時,他已冷靜下來,沒有再施毒手。
  父母雙亡,小兄弟成了孤兒,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解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