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期殉情

分期殉情

日期:1990年6月7日
標題:《山寨探案實錄》分期殉情
https://www.facebook.com/abc160401/videos/oa.597289677292956/461680260929349/?type=3
https://akoe123.blogspot.com/2017/09/blog-post_10.html
地點:屯門石排頭路康德花園第二期四樓一單位、旺角砵蘭街哥本哈根酒店一房間、荃灣福來邨永泰樓十三至十四樓梯間
人物:陳沛霖 彭美賢 陳惠明 陳惠慈
案情:陳沛霖與妻子彭美賢殺死兩名女兒後,相約在旺角一酒店內自殺,彭美賢死亡,陳沛霖仍生還,陳沛霖其後到福來邨跳樓死亡。
備註:經過廣泛調查,加上陳沛霖兩夫婦的遺書已交待一切,案件列作謀殺及自殺案處理。

  「趙紫陽的批文有甚麼用?他現在自身難保。」貿易部一名高幹趾高氣揚地對阿霖說。
  「沒有用?那我的製衣廠怎麼辦?」阿霖(陳沛霖)氣急敗壞地說,如果製衣廠不能如期投產,他就要破產了。

  當日游說他到深圳設廠的高幹,對他說有了趙紫陽的批文,就如掘到金礦一樣,他才會把全部家當都押上去。
  屯門康德花園的單位,已按給銀行,又向親友及銀行合共借了百多萬,才湊夠資金開這家製衣廠。
  可是,製衣廠還未投產,一切都已化為烏有。

  阿霖向有關方面投訴,在那個人人自危時候,黨大還是法大?
  不用說,當然是黨大。
  政局混亂,有誰會理會這些投資糾紛?

  「老陳,我們現在自身難保,你不如先回港,事件平息後,相信還會有轉機。」當日游說阿霖投資高幹對他說。
  針不拮到肉,自然不會感到痛楚,可是製衣廠不能投產,阿霖不但沒有收入,還要付高昂的利息。
  最要命的,是已接了的訂單,無法在限期內完成,不但損害商譽,更會被索償。
  以為可以一朝發達,豈料……
  阿霖的妻子阿賢(彭美賢),兩人結婚多年,有兩名分別是十四及十五歲女兒,看見丈夫垂頭喪氣回到家中,也不敢問他甚麼,以免丈夫愁上加愁。

  「看情況,那場運動即將結朿,只要趙紫陽重新執政,我們就有轉機。」
  阿賢的看法,與當時的政論家沒有分別。
  6月4日,坦克除壓碎了中國的民主夢外,亦毀滅了阿霖兩夫婦的希望。
  絕望了!怎麼辦?
  阿霖已經完全失去鬥志,阿賢反而比他更堅強。
  「我們可以將訂單賣給香港的山寨廠,雖然會蝕一些錢,但總好過失信於人。」

  阿賢這個提議雖然可行,但即將到期的高昂利息,又如何處理呢?
  「我們在香港還有一家製衣廠,將廠賣了,相信還可應付一段時間。」
  賣了製衣廠,得到的錢雖然不多,但也應付一年的利息。

  可惜,人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往往會孤注一擲,這筆最後的本錢,被阿霖在賭枱上輸光了。
  阿賢沒有怪丈夫,責怪也於事無補,為應付債項,兩人以借債來還利息。
  債項如雪球一樣,愈滾愈大,兩人的最後希望,是深圳的廠可以投產,有了收入,可以將債項逐漸清還。

  1990年5月,一紙通知,判了他們死刑。
  通知書說歡迎他們回深圳經營製衣廠,但要交一百萬元保證金,一個月後仍未交保證金,那間廠就會被充公。
  一百萬?哪裏去找一百萬?就算有的話,見過鬼怕黑,怎會再到深圳投資?

  另方面,屯門康德花園單位已斷供多月,銀行警告會收樓,並以銀主盤出售,當時樓市低迷,賣樓所得不足抵銷按揭,銀行還會向他們追差價。
  六四一周年,兩夫婦經過多日商議,做了一個殘忍決定。
  6月7日,下午六時半,荃灣福來邨永泰樓十三至十四樓梯間,阿霖攀出欄河跳樓死亡。
  警方最初列為跳樓案處理,屍體舁送殮房,仵工檢拾遺物時,發現一封遺書。
  遺書說,阿霖的妻子阿賢已經自殺,地點在旺角砵蘭街哥本哈根酒店一房間。
  探員往遺書所寫的地址調查,在酒店管房帶領下進入七樓一個房間,發現阿賢昏迷床上,送院急救,但因中毒過深,返魂無術。

  酒店管房對探員說,阿霖兩夫婦三日前到來開房,預繳三日租金
兩人入住後就沒有踏出房間半步,早午晚三餐都叫外賣。
  管房說,送餐時見到兩人態度親蜜,但卻愁眉苦面。案發當日下午四時許,管房見到阿霖離開,臉上還有淚痕。

  探員在房內找到一個空的安眠藥瓶,相信死者服食過量安眠藥致死。法醫驗屍時發現,女死者體內的安眠藥份量,約為該瓶安眠藥的一半。
  探員推測,兩人相約服安眠藥殉情,各吃了半瓶安眠藥,由於男女體質不同,阿賢服藥後斃命,阿霖命不該絕。
  清醒後發現妻子已死,十分傷心,到街上登上一輛往福來邨的小巴,下車後到永泰樓跳樓自殺。
  一名探員隨口說:「若然是殉情,為何不在這兒跳樓,而要去福來邨呢?」

  探員的說話,引起重案組主管黃定邦注意,黃定邦想了一會,終於想通了。
  阿霖與阿賢相約殉情,理應留有遺書,在阿霖身上找到的,是通知而非遺書,若有遺書的話,遺書會在哪裏呢?
  兩人最後出現的地方就在這個房間,遺書必定在這個房間內。

  探員在床上的枕頭底,發現阿霖與阿賢聯署的遺書,這封遺書不但解開兩人自殺之謎,更揭發了令人震驚的慘劇。
  兩人在三日前,殺死兩名女兒,再到酒店殉情。

  黃定邦推測,阿霖原想搭小巴返回屯門康德花園,但卻搭錯了往福來邨的小巴。小巴到了福來邨後,阿霖沒有勇氣回家,在福來邨跳樓自殺。
  晚上九時五十分,探員到達屯門石排頭路康德花園第二期四樓一單位,在門外已嗅到陣陣屍臭味。
  消防員破門入內,發現兩名女童被人用膠袋焗死,屍身已經發脹。
  經檢定身份後,證實是阿霖女兒陳惠明(十四歲)、陳惠慈(十六歲),相信在睡夢中遭到毒手,法醫認為兇手有兩人,一男一女。
  經過廣泛調查,加上阿霖兩夫婦的遺書已交待一切,案件列作謀殺及自殺案處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