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空姐移情劫

準空姐移情劫


準空姐移情劫
(原載重案組王sir系列《辣手情殺案》)

日期:1984年9月2日
標題:《山寨探案實錄》準空姐移情劫
https://www.facebook.com/abc160401/videos/oa.597288383959752/461677687596273/?type=3
https://akoe123.blogspot.com/2017/08/blog-post.html
地點:上環荷李活道太榮樓三樓B座一個騎樓房
人物:胡偉智 梁秀瓊
案情:胡偉智要求梁秀瓊結婚被拒,將她殺死。
備註:該案在1985年2月28日審結,七名陪審員經過四小時退庭商議,一致裁定被告謀殺罪名成立,法官依例判處被告死刑。
愛美是人的天性,梁秀瓊早上在快餐店任職,傍晚下班後,又在一間傳呼公司任職,凌晨時分才返家,但她每星期都抽空到髮型屋整理秀髮。
梁秀瓊今年十九歲,中學畢業後,外出工作,幫補家計,為方便上班,她與哥哥及妹妹,租住上環荷李活道太榮樓三樓B座一個騎樓房。

由於理髮次數頻密,兼且光顧同一家髮型屋,梁秀瓊結識了髮型屋一名「洗頭仔」,那人名胡偉智,二十五歲。
兩人都是年輕人,學識及嗜好差不多,很快相戀起來,已到談婚論嫁階段,雙方家長沒有反對,樂於促成他們的好事。

唯一障礙是男女雙方都沒有事業基礎,他們一時之間也不急於結婚。兩人努力工作,為將來打算,胡偉智很快由「洗頭仔」升為髮型師,梁秀瓊不甘心日做夜做,要找一份更好工作。
一日,她在報章上看到一間航空公司招聘空中小姐,姑且寫信一試,竟意外地被取錄了。

「阿瓊,我們結婚吧。」胡偉智升做髮型師後,收入較前增加一倍,工作安定,向梁秀瓊求婚。
「我現在不想結婚。」梁秀瓊這個答案把胡偉智嚇了一跳。
「為甚麼?是否你交了另一個男朋友!」胡偉智雙手緊握着梁秀瓊的手臂,緊張地說。

「放手!你把我弄痛了!」梁秀瓊說,胡偉智聽了後,將手放開,
但雙眼仍瞪着梁秀瓊。
「阿瓊!求求你,求求你不要離開我!」胡偉智幾乎想跪下來。

梁秀瓊發起嬌嗔說:「你想到那裏去了?你以為我是用情不專的人嗎?」
胡偉智說:「不是就最好了,就算是我怪錯你吧,但你要說給我聽,為何要拒絕我求婚呢?」
「我們說過,有了事業基礎後就結婚,現在我已是髮型師,你又即將是空中小姐,還有甚麼問題?」
梁秀瓊說:「就因為我即將做空中小姐,所以才有問題。」
「我們結婚,與你做空中小姐有甚麼關係?」
「空中小姐是要未婚才被取錄的,一旦結婚,公司就會取消我的資格,我現在不能結婚。」梁秀瓊說出苦衷。

胡偉智想了好一會後,怯生生說:「阿瓊,以我的收入,應付一個小家庭開支,絕對沒有問題,你不要去做空中小姐吧!」
梁秀瓊一口拒絕:「這個不行!做空中小姐是我的夢想,薪酬好又可免費旅遊…」
梁秀瓊不斷訴說當空中小姐的好處。

事實上,當她的同事知道她是準空姐後,那種既羡且妒神情,令她感到高人一等,她不會放棄這個難得機會,無論怎樣,她都不會放棄。
胡偉智與梁秀瓊因這件事發生激烈爭吵,最後演變成人身攻擊。

「做空中小姐有甚麼好,被乘客毛手毛腳,佔小便宜,背後被人說是空中飛雞,多難聽。」胡偉智今次動了真氣,否則不會說出這一番話。他說的時候,沒有考慮到後果。
梁秀瓊沒有再說甚麼,轉身就走,她心想,原以為了解自己、可託終身的人,竟會說出如此傷她心的話,自己還沒有嫁他,他已這樣對自己,嫁了他,哪會有幸福?

自從那次爭吵後,梁秀瓊刻意避開胡偉智,胡偉智多次負荊請罪,但未獲得梁秀瓊諒解。
梁、胡兩家人眼見一對情人反目,為他們心急起來,認為兩人為小事爭吵,尚未致決裂地步,努力排解。

梁秀瓊與胡偉智冷戰期間,胡母因病去世,未能喝得兒子的「新抱茶」就含恨而終。
胡母臨終遺言,希望胡偉智與梁秀瓊有情人終成眷屬。
因為這句話,梁秀瓊有些心軟,最令她為難的是,自從那次與胡偉智口角後,她在見習空姐受訓期間,結識了一名準空中少爺。由於一起上課,感情突飛猛進,已到戀人階段。
「阿智(胡偉智)現在一個人居住,生活起居諸多不便,不如叫他到我們這兒住吧。」梁秀瓊的家人向她徵求意見。
「這個不大方便吧,我們三個人住一間騎樓房,已經十分擠迫,他是男人,傳出去會給人笑話的。」梁秀瓊獨力反對。

「怕甚麼,你們是未婚夫妻,這兒有兩張碌架床,還有一張床空出來,讓他來住,沒有問題。」梁秀瓊家人一意孤行,她反對無效,胡偉智就遷入居住。
原以為胡偉智可以近水樓台先得月,可是梁秀瓊卻刻意避開他,令他無從入手,結果導致兩人因攤牌而釀成悲劇。

1984年9月2日晚上,兩人相約在房內說明一切。梁秀瓊的哥哥及妹妹,為免在場尷尬,不約而同地到客廳看電視節目。
兩人在房內談了很久,不時傳出爭吵聲,終至釀成命案。

梁秀瓊的哥哥向探員說:「昨晚,我與妹妹聽到房內傳出爭吵聲,
曾進房內查看,阿瓊(梁秀瓊)說沒有事,叫我們不要理他們。」
「為免再騷擾他們,我與妹妹外出看午夜場,返家時已差不多凌晨兩時。」

「我們返房後,阿瓊躺在床上,身上蓋着薄氈,我們以為她睡了,阿智不知所終。翌日早上,我一早就起床上班,直至妹妹打電話給我,才知家中出了事。」

梁秀瓊的妹妹作供時說,早上,電話響個不停,她出廳接電話,是航空公司打來,說梁秀瓊沒有到航空公司上課。
「我叫對方等一等,入房後看見阿瓊仍在床上,想把她推醒,豈料發現她全身僵硬,已死去多時,我於是報警。」

綜合梁秀瓊兄妹口供,最有可疑的是胡偉智,事發後,胡偉智卻不知所終。
法醫到場檢驗屍體,證實死者被人勒死,死亡時間約在凌晨零時,
兇器相信是一個掉在地上的電風筒,兇手用電風筒的電線將死者勒斃。
死者死狀十分恐怖,雙眼圓睜,舌頭半吐,重案組探員相信死者曾有過一番掙扎。
屍體稍後舁送殮房作進一步檢驗,探員在現場取走大批證物,交由科學鑑證科鑑證。

當日下午,胡偉智到中央警署自首,他承認殺害梁秀瓊,由黃定邦督察盤問他。
黃定邦留意到胡偉智後頸有被人抓傷痕跡,認為那可能是一個重要證據。
胡偉智作供時稱,當晚與死者因感情問題攤牌,死者向他直言已另結新歡,令他十分憤怒。

胡偉智說:「我見事情已無轉機,大罵她一頓,一怒離去。」
「剛才打電話到她家中時,才知你們懷疑我殺了她,所以來表明清白。」

胡偉智否認殺害梁秀瓊,不過,法醫在死者指甲,找到胡偉智的皮肉及血液樣本,相信死者在掙扎時把胡偉智抓傷留下的。
這個發現令胡偉智無法狡辯,承認一時衝動,用電風筒電線勒死梁秀瓊。

警方落案控告胡偉智謀殺梁秀瓊罪名。
該案在1985年2月28日審結,法官引導陪審團判案。
七名陪審員經過四小時退庭商議,一致裁定被告謀殺罪名成立,法官依例判處被告死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