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走神經的感官世界

迷走神經的感官世界2.mp4_000025775

迷走神經的感官世界

日期:2003年2月5日
標題:迷走神經的感官世界
https://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oa.726880754333847&type=3
https://akoe123.blogspot.com/2018/10/blog-post_26.html
地點:土瓜灣道七十八號定安大廈C座五樓一個單位的房間內
人物:虞平 梁惠燕
案情:虞平與女友梁惠燕玩性虐遊戲時,在過程中將她殺死。
備註:虞平承認誤殺獲得接納,被判入獄六年。

【感官世界】這齣電影,改編自於1936年在日本東京發生的一宗兇殺案。過氣藝伎阿部定將情人石田吉藏(餐飲商)殺死,切下他的陽具攜帶身邊,於東京遊蕩時被捕,事件揭發後極受關注。

【感官世界】導演大島渚,把男女主角的心理狀態和性的態度表達得淋漓盡至,阿部定在性愛上反客為主,由受支配者變為支配者,要求吉藏無休止地滿足自己性慾,甚至到街上遊逛時都緊握對方的性器官,表達出強烈的佔有慾。

為消除吉藏對她在性行為中扮演主導角色的不滿,阿部定改為扮演受虐者,令吉藏表面上重執性愛主導地位,但實質仍聽命於阿部定,由她教導如何去虐待她。

重案組陳督察聽了虞平(二十歲)陳述後,不期然想起【感官世界】這齣電影。究竟實情如虞平所說出於意外,還是一宗謀殺案?

案中死者是十八歲少女梁惠燕,是虞平的同居女友。2003年2月5日凌晨零時許,梁惠燕被發現陳屍土瓜灣道七十八號定安大廈C座五樓一個單位的房間內。
死者衣著整齊,靜靜地臥在牀上,雙手還將一個大熊毛公仔攬枕抱在懷中,就像正安詳入睡一樣。
法醫推測死者約在八至十小時前死亡,即2月4日下午二時至四時之間。
死者除頸部兩側有輕微瘀痕外,無其他表面傷痕,亦無中毒跡象。

九龍城重案組接手調查,分別盤問在案件揭發時,屋內的四個人包括死者男友虞平,虞平的母親趙×娥(四十三歲),虞平兩名朋友吳×豪及楊×恆。

虞母對重案組探員說:「昨日傍晚六時許,阿平(虞平)打電話給我,說與兩名朋友一起,不回家吃飯。」
「他說在下午曾與阿燕(梁惠燕)發生爭吵,問我她是否仍留在家中。」
虞母說,她往房間找梁惠燕時,發現房門鎖上,拍門又沒有人應,以為她已外出,於是告知兒子。
虞母說:「阿平聽了我的說話後,對我說今晚會夜一些才回來。」
「到了晚上十一時許,阿平與兩名朋友回來,他們在廳中一邊談一邊看電視,到十二時許,阿平開門入房時,揭發阿燕已死牀上,我於是報警。」

救護員到場檢驗梁惠燕後,發現她已無生命跡象,向在場的警員說明情況後離去,警員通知上級派人到場調查。
此時,虞平突然情緒激動,以菜刀割脈自殺失敗後,走到鄰近大廈天台徘徊,直至其他接報到場的警員抵達將他拘捕。
探員到場時,發現除虞母表現驚惶外,虞平的情緒已回復正常,他的兩名朋友亦表現平靜,就像一早已知道有事發生。
事發房間過份整齊,引起探員疑心。
屍體表面無可疑,但探員仍循兇殺程序處理這案,虞平與兩名朋友被列為疑犯,帶返警署調查。

2月5日早上,法醫替死者驗屍,未能在死者身上找到致命傷。
法醫對重案組探員說:「死者頸部兩側雖然有兩處手扼瘀痕,但力度不足以致命。死者喉骨及舌骨完整,與被扼死現象不符,現時無法確定死因。」

「死者的死因是甚麼?」探員問。
「窒息。」法醫說。
「死者有可能是死於他殺的嗎?」探員問。

法醫說:「現時無足夠證據支持,不過,死者在死亡前曾與人發生過性行為。她雖然衣著整齊,但內褲卻是反轉穿上的,衣物縐摺在皮膚上造成的痕跡,汗斑在衣物上的分布位置,顯示衣物是在死後才穿上。」

為查明死因,法醫對屍體作進一步解剖。
發現除右心稍為擴張外,其餘臟器都沒有明顯病變,胃腸道的內容物及血化驗也未發現毒物,排除中毒的可能。

法醫最後判斷死者因心臟抑制性急死,主要發生在一些先天性迷走神經系統敏感性過高,或先天交感神經(腎上腺系統)敏感性過高的人。

法醫向探員解釋說:「心臟抑制性急死,又稱神經抑制性急死,指神經刺激通過反射性作用,抑制心臟功能而發生的死亡。」
「在人體的延髓中存在一個迷走神經背核,它和與它連繫在一起的迷走神經纖維,組成了心臟抑制系統,對人體循環調節起主要作用心臟跳動的節律、速率都受到迷走神經影響,心臟抑制系統的興奮是通過神經反射來實現的。」

法醫指出,如果心抑制中樞高度興奮,迷走神經興奮性增高,會導致冠狀動脈痙攣並出現心臟傳導系統機能障礙,從而發生心跳過緩、心律失常。
嚴重時可造成迷走神經反射性心跳和呼吸運動停止,即所謂心臟抑制性急死。
法醫說:「喉、胸、上腹和生殖器等部位,神經分布較多,有些人這些部位的神經敏感性特別高。當這些部位的神經受到強大刺激時,如輕扼頸部(能壓迫頸動脈竇),刺激咽喉,打擊左胸部、腹部或刺激睪丸、會陰等處,都可能誘發神經反射性的心臟抑制。」
「心臟抑制性急死也見於突然的精神刺激,如驚駭、恐怖、過度的悲哀或喜悅等,所謂的笑死、氣死、嚇死等,均屬於此類,心臟抑制性急死,死亡經過十分短暫,有的僅十餘秒鐘,常常來不及搶救。」

2月6日,梁惠燕父母在內地得知噩耗後,回港到殮房認屍。
法醫從他們口中得知更多有關死者的資料,對了解案情有一定幫助。
梁惠燕的父母是汕尾人,梁父來港後返內地結婚生子,誕下三女兩子,梁惠燕排第二,有一姊兩弟一妹。
四年前,梁母帶梁惠燕及她的姊姊來港與父親團聚。兩年後,在鄉間的兩弟一妹亦相繼來港,一家人在旺角豉油街租一個房間居住。

梁父說:「我原本在地盤工作,自從董建華推出『八萬五』後就失業,到現在也找不到工作,要領綜援,一年前,我們獲安排入住沙田禾輋邨公屋。」
梁惠燕讀完中一後因成績不佳輟學,到一家美容院當學徒。
2001年認識虞平,發展成戀人關係。
梁母無限唏噓地說:「阿燕好孝順,雖然收入不多,但每個月都有家用給我,她的家姊最近也失業,我們一家七口,就只有她有工做。」

梁惠燕的弟弟說:「姊姊對我們很好,她在2002年7月搬了出去與平哥(虞平)一起住,每個月出糧都回來探我們,她還買糖給我們吃。」

2003年2月7日,虞平被控一項謀殺罪,於九龍城裁判法院提堂。
報稱無業的二十歲被告虞平,被控於2003年2月4日,在紅磡土瓜灣道七十八號定安大廈五樓C座某室,謀殺女子梁惠燕。

被告暫時毋須答辯,案件須押後,待驗屍報告。
經過DNA科學鑑證及進一步調查後,2003年3月21日再提堂,期間須還押監房看管。

虞平接受警誡作供時表示,他與死者間中會玩扼頸的性虐遊戲,今次是意外令梁惠燕死亡。
虞平說:「她喜歡在造愛時要我扼她的頸,說這樣才可令她達到高潮,她又向我作出『指引』,她嘲弄我的性能力時,就是要我扼她頸項的提示,她感到痛苦時,會拍打我的手臂,要我停手。」

虞平說,在2003年2月4日下午,他與死者在房內造愛,死者嘲笑他「陽具短」及「早洩」(暗示扼頸)。
虞平說:「我用手扼她的頸,她開心地對我笑,而且一直笑不停,笑到連眼淚也掉了下來,我以更強的力度扼她,等候她的『停止訊號』,可是直至她癱軟在牀上,她也沒有叫我停止。」

由於以前也曾發生類似情況,虞平以為女友倦極入睡,於是到廳中打遊戲機。
虞平說:「兩個半小時後,我返房查看,見她仍然一動也不動,面上更開始冒出紅點,我知道女友已死,為免警方見到女友光着身子,我替她穿回衣服,將一個大熊毛公仔攬枕放到她的懷中。」

虞平當時沒有報警,打電話給兩名朋友,約他們商談如何善後。
到晚上十一時許回家,拖至凌晨才由虞母報警。
臨牀心理學家孫博士在法庭上以專家身份作供時,向陪審團講述性窒息、淫虐症、被淫虐,三種變態性行為。

孫博士說:「性窒息患者在自淫或造愛過程中,用可以導致窒息方法,造成一定程度缺氧來增加快感、滿足性慾時,造成意外窒息性死亡。」
「性窒息多發生於少年時期,年齡在十二至二十歲之間,死者絕大多數是男性,性窒息因而又稱為少年自淫性縊死。」

心理學家強調,性窒息既非他殺,也非自殺,而是一種意外死亡。
孫博士說:「性窒息者亦知道這種玩意有生命危險,一般都採取自以為安全的防範措施,但由於防範措施低於預期或突然失效,或因判斷錯誤造成缺氧,以及滿足性慾過程中無力自救導致死亡。」
「死者在性窒息喪命前,常不止一次採取各種可導致窒息的方法自淫,為得嘗快感,死者的窒息程度一次比一次高,最終導致死亡。」

為了不被他人發現,性窒息活動多在隱蔽場所進行,原因是他們需要時間「布置」。
此外,性窒息者一般身穿異性服裝,男穿女裝,女穿男服,如是同性戀者,扮演男方的作女性打扮,扮演女方的則穿男裝。

孫博士說:「為增強快感,他們多用手帕、毛巾、布條等包裹陰莖,全身尤其是四肢用繩索捆綁,雙手綁在生殖器附近,可觸摸到生殖器。」
「繩結以自己可以解結方式結成,套在頸部的繩套與頸部之間墊有毛巾,手帕等柔軟物品,以免頸部肌肉被繩索勒傷。」
在性窒息現場常有淫穢書刊、畫報,或可供性窒息者觀賞自淫活動的鏡子等。
在性窒息死亡者的尿道、褲子上或地板上,常可發現精液。
談到淫虐症和被淫虐症,孫博士指出,淫虐症,又叫施虐狂,會用各種匪夷所施的方法施行虐待,以被虐者肉體上和精神上的痛苦,來滿足性慾的一種性變態現象。

孫博士說:「施虐者以男性為多,偶爾也有女性。部份施虐者以被虐者的痛苦來刺激自己的性慾,當施虐者的性興奮高昂時才進行性交,部份施虐者則僅以虐待取樂,從虐待中得到性滿足而不是性交。」

「施虐者的虐待方法包括捆綁、吊打、煙頭燙烤,針刺、拳擊、牙咬或凍餓等方法,部份施虐者在公共場所偷割、污損異性衣服,傷害異性身體。部份以殺害異性取樂,在殺人後分屍、姦屍、吸血、食肉等,才能滿足瘋狂的淫虐欲。」
被淫虐症(又叫受虐狂),患者以受到虐待來激發和滿足自己的性慾,在痛苦中取得快樂,虐待愈重,性慾愈能滿足。
為激發施虐者的獸性,被淫虐症患者常設法激怒施虐者,加強對方的憤怒,對自己施加虐待。
辯方律師問臨牀心理學家孫博士,死者是否一名性淫虐患者時,孫博士表示因無足夠資料分析,所以無法下定論。

2004年7月20日,虞平承認誤殺罪名,獲控方接納。
法醫應陪審團要求,講述死者的死因,以便在誤殺與意外之間作出抉擇。

法醫說:「案中死者死於窒息,希臘語『窒息』(asphyxia)的意思是『無脈』,不是『呼吸受阻』,我認為希臘語更接近事實。」

「窒息包括許多因素,例如頸部受壓引起迷走神經(n.vagus)反射,能夠在幾秒鐘內致死的,案中死者就是因迷走神經受壓死亡。」
法醫說:迷走神經是人體的第十對腦神經,起始於延髓,出顱後經頸部、胸部而至腹部,有多個分支分佈於外耳道、耳廓,呼吸道粘膜,心臟、肺臟、肝臟、腎臟、小腸,大腸左曲(脾曲)內上三份二段等部位,眼球、頸動脈竇等部位的副交感神經纖維,也與迷走神中樞有間接關係。

法醫說:「迷走神經的中央核,及其發出的纖維組成了心臟抑制系統,它與心交感中樞起共同調節心臟活動的作用,正常情況下,二者處於動態的平衡。」

「當體內因素刺激迷走神經感覺末梢,神經衝動傳入迷走中樞使興奮性相對增強時,就由傳出迷走神經纖維將衝動傳到心臟,通過心迷走神經的節後纖維,釋放乙酰膽鹼而使心跳變慢。當興奮過度時,心迷走神經通過節後纖維釋放大量乙酰膽鹼,可致心跳驟停,迷走神經受刺激引起的反射性心臟抑制死亡,有人稱之為閃電式的窒息死。」

陪審團最終裁定虞平誤殺罪名成立。
辯方律師求情時說:「被告至今仍對死者念念不忘,死者生前教被告玩性虐遊戲,其實他並不很喜歡,亦無意會性虐的危險性而犯下滔天大罪。他在事後三度企圖自殺,死者的氣管及血管均無撕裂,顯示她死前並無掙扎法醫亦指死者的傷勢比他預期的輕,顯示被告無意殺害死者。」

負責審理案的高院法官麥明康在判刑時明言:「本席相信被告是在性虐過程中誤殺女友,並非出於惡意,但被告應知其行為會危及對方生命,或造成嚴重傷害,尤其兩人曾多次進行同類活動。雖然兩人同意進行性虐活動,法庭仍要判具阻嚇刑罰,反映社會不能接納同類危險行為,判被告入獄六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