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龍樓一兇四命

《山寨探案實錄》觀龍樓一兇四命

觀龍樓一兇四命
瘋火無情 怒滅對家 黃泉路見 遺恨未泯
作者:元方

日期:2016年7月16日
標題:觀龍樓一兇四命
https://www.facebook.com/abc160401/videos/oa.598405773848013/462799570817418/?type=3
https://akoe123.blogspot.com/2018/05/blog-post_14.html
地點:觀龍樓D座十三樓1359室
人物:許偉忠 (63歲)、黃志強(26歲)、吳倩欣(26歲)、黃依琳 (3歲半)
案情:許偉忠放火將對面單位一家滅口後自焚,相關單位男戶主逃生時墮樓身亡,老婆女兒則活活燒死,事後發現四具遺體(包括兇手在內),並於大廈走廊發現助燃劑。
在香港,某些地方總會在坊間引起特別的討論,通常是發生「事情」的地方,這些例子可不少。
但由都市傳說、人為慘劇,以至天災,有一處地方的事件簿上,可謂「豐富」。
不是別處,正是西環的觀龍樓。

《劫數連連話觀龍》

只要在互聯網搜尋一下,關於這個地點形形色色的靈異鬼話、天災人禍,可以列出一個頗長的清單。
有甚麼「觀龍山坡上,樹下女怨靈」或「觀龍天台,靈體對話」之説,也有「紅衣女鬼血手印」之類,總之繪形繪聲,甚囂塵上。

在這裏,二十幾年前也發生一宗很嚴重的山泥傾瀉意外,造成人命損失,大家記憶猶新。
觀龍樓,位於香港島堅尼地城龍華街20號,在1968年落成,是最後一個受政府資助興建的資助房屋,分別由A座至G座幾楝組成。2000年,E座到G座都被拆卸了,2008年將之重建為第1及第2座 (即現時的第一期)。

觀龍樓歷來劫數連連,迷信風水的會説乃聚陰聚邪之地,會吸引外來人士在此跳樓自殺,肝腦塗地,其中在C座與D座之間,可説是「重災區」,那幅面積不大的土地上,濺滿着不少鮮血。比較哄動的,應數發生在2008年4月15日凌晨的「雙飛人」事件。
助理建築師梁鑑剛 (28歲) ,為了開解剛失戀失業的老同學兼好友陳基泰 (27歲),雙方在觀龍樓十九樓D座與E座相連的攔河間傾訴,後者突然情緒激動,攀過攔河,一躍而下,梁鑑剛連忙上前扯着對方,結果是兩人雙雙墮樓慘死。

1997年7月16日,西環北街16至26號建隆樓發生倫常慘案,男子林浩明 (44歲) 欠下賭債無法清還,擔心年邁雙親乏人照顧,先毒殺父親林民 (86歲) 和母親張秀英 (79歲),然後跑到與建隆樓遙望相對的觀龍樓D座二十樓欄河跳下,頭顱爆裂,當場喪生。
至於天災,1994年7月23日,這裏發生了香港近三十年來最嚴重的山泥傾瀉意外,當年因連日豪雨爆發,觀龍樓D座近科士街遊樂場的一幅護土牆傾刻倒塌,當場活埋八名途人,釀成五死三傷,死者包括一名女童及其父親。

縱使「事故」頻頻,但無礙這裏的居民,特別是老一輩的街坊,覺得並無不妥,觀龍樓附近環境優美,依山而建,樂得安居,所有穿鑿附會的迷信,盡可一笑置之。
然而,2016年夏天,又發生了一樁大慘劇,震驚全港,觀龍樓又再次被捲入熱議,讓人覺得,緊箍咒彷彿繫繞着這塊土地,驅之不去。
由於媒體科技的發達,慘案即時被鄰近居民用手機拍攝下來,公告天下,全港市民都見證當時的慘烈情況,觸目驚心。

2016年7月16日凌晨一時三十分,居住於觀龍樓D座十三樓某室的小光 (化名),正在家中房間休息,閑來無事便致電朋友聊天,傾了才五分鐘,屋外走廊傳來嘈雜聲,似有人在吵鬧,但聽不清楚説話內容,他沒有理會…
十分鐘後,家裏的菲藉女傭突然猛力的敲着主人的房門大喊:「先生… 快出來看看,有事發生!」小光立即掛線,一跑出房間已嗅到濃烈的燃燒味,打開鐵閘一看,屋外整條走廊已充斥着濃煙…

《血屍焦屍 光景慘烈》

這情況哪有不走之理,他極速地走進房間,一手抱起正熟睡的女兒,並示意女傭緊貼在後,逃離現場。
好奇心驅使下,他朝着起火單位的1359室瞥了一眼,看見那裏的鐵閘是倘開的,雖覺奇怪,但也不能想太多,逃命要緊。
火警發生時,升降機是不能用的,小光抱着女兒和緊隨在後的女傭,沿着樓梯以快步式走落地面,當行至四樓左右,突然聽到一聲巨響,這種震撼之聲,是小光的童年陰影,早已領略過,他心裏一沉,知道是發生了甚麼一回事,惟此刻只能強作鎮定,繼續默默地向下走。
好不辛苦才到達地面,D座大堂已擠滿了疏散的居民,街上有人大喊「有人墮樓死了!一地是血!」,更多的人則集結在街心附近,觀看着樓上起火的單位,那裏焚燒得非常厲害,而且傳出兩次爆炸聲。

小光彷似什麼也看不見、聽不見,垂下頭一直的往前走… 去到稍遠處的停車場才懂得停下,坐着無言,內心顫抖着…
隨後,消防與救護隊先後趕到,出動兩喉兩煙帽隊,並架起雲梯灌救,同樓一百五十名街坊則自行疏散。由於起火單位焚燒得不尋常地猛烈,有經驗的消防隊長懷疑有縱火成份。而剛剛墮樓身亡的男子死狀至慘,大字型俯伏於地上,全身赤裸,四肢折斷,頭部爆開,由於地上稍為傾斜,死者的腦漿夾雜鮮血一擁而出,沿着地面流下,形成幾米血路,慘不忍睹。

住着起火單位對面的一位居民,清楚看見當時起火情況,他跟警方説:「墮樓男子被火舌迫出露台,當時火勢蔓延得非常快,他被燒得呱呱大叫,跟着攀上窗邊逃生,可惜手不抓不緊,失足墮樓…」但另一名目擊者立即插口,糾正其説法:「錯了!我看得比你更清楚,當時單位內已經是火光熊熊,那名男子背後還有一個人影,似是女性,手中抱着小孩,不過看得不太清楚,他們正被烈火吞噬中,垂死掙扎,女人首先倒地,看來是被活活燒死的… 」

説到激動處,這名目擊者情緒波動,眼泛淚光:「而在火場中的男子掙扎了一分鐘,根本抵受不了烈火與高温,這也難怪,在如斯猛烈的火勢下,一秒鐘都夠痛苦了,反正是死,最後他選擇從窗口一躍而下,解脱了…着地一刻鮮血四濺,身軀還留有火焰…」
這些驚心動魄的場面,有鄰近街坊用手機拍攝下來了,稍後各大媒體都有直擊報道。
先被烈火焚身,繼而墮樓身亡,飽受兩次痛楚才含恨死去,可説極端悲慘!這名慘劇中的不幸事主稍刻就被確認為涉事火警單位的一名住客。

根據住客供稱,發生火災的單位是十三樓的1359室,户主姓黃,屋內有五人居住,有母親及兩名兒子,大兒子已成家立室,有妻及幾歲大的女兒,也一同居於上址。
若這樣就不得了!即除了剛剛墮樓身亡的男子不計,屋內可能尚有四人!如斯猛烈的火勢下,必然也兇多吉少。
何以肇禍?是家庭倫常引發慘劇或是別的什麼原因,大家都議論紛紛,一時未有定論。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婦人突然在現場出現,她激動地説自己正是火警單位的女户主,更知悉有人已墮樓死亡,懷疑是自己的大兒子,警方甫即引領她去辨認遺體,很不幸,果然是自己的大兒子,由於死狀極慘,婦人暈厥當場,需由街坊鄰居攙扶。
另有一説,這名婦人的小兒子火警時並不在場。
換句話說,她的大兒子一家三口,可能已遭滅門之災。

消防員及煙帽隊到達1359室,那裏已焚燒得很厲害,當準備灌救之時,他們發現隔着走廊的一户,即面對着原本起火單位的1364室亦冒出了濃煙,顯然也是發生火警,雖然這樣的燒法比較詭異,暫不根究,滅火要緊,可幸此室火勢較弱,但也足以令消防員疲於奔命。
火警於凌晨二時四十六分受控,三時五十八分撲熄。
首先,消防員在1359室內,發現兩具嚴重燒焦的屍體,一為女性,另一個是小孩,兩屍相擁而死,狀極淒慘。
之後,進入同樣發生火警的1364室,在大門後面亦發現一具屍體,也是被燒焦的,但面部輪廓尚可辨認。

警方在兩個涉事的單位內均撿獲疑似由玻璃瓶製成的助燃劑 (即燃燒彈之類),因火警有可疑,即循刑事方面調查,暫列作縱火兇殺案處理。

幾具焦屍和墮樓的血屍一直置於現場,為免令附近居民產生恐慌,後者被人用膠布覆蓋着。在慘案發生後不久,下了一場小雨,洗滌了地上長長血路,鮮血變成淺啡色。
直至下午一時半,幾具遺體才被仵工舁送殮房。

一夜之間,四條人命,箇中因由惹人無限猜想。
然而,根據同樓住客提供給警方的資料,尤其是住在最先起火1359室鄰壁的鄧小姐Joey (十五歲) 所敘述,她可能是最有力的「目擊」證人,火警發生一刻,她正正聽到一切,從中不難推測慘劇發生時的真實情況,這個容後再談。

1359室一家三口滅門橫死,基本上已怠無疑問,只待家屬的認屍等手續。而對户1364室內的屍體,相信便是獨居長者,63歲的許偉忠。
6月18日,慘案發生後的兩天,三名死者的親友家屬等十餘人到西環公眾殮房認屍,因為遺體死狀極慘,殮房室頓時哭聲震天,聞者心酸。
另一名死者許偉忠,他的兄長稍後亦在警方陪同下前往殮房,確認了屍體後便匆匆離去。

《四屍身世曝光》

逃生無門頓變火人,之後墮樓斃命的男事主黃志強(26歲),是家中長子,與弟弟都是從事建造業,母親則在山頂一間老人院任職護理員,連同父親原本一家四口於2012年3月遷入觀龍樓D座十三樓1359室,不久,黃父遷出長居內地。火警發生之時,母親正在上班未歸,弟弟則一早北上大陸,兩人可謂逃過大劫。
黃志強的妻子,同是26歲的吳倩欣及年僅3歲半的女兒黃依琳,慘劇中不幸葬身火海,母女是最近才獲發單程證來港,居住上址僅只五天!

話説,死者黃志強與妻子吳倩欣自小在廣東佛山南海長大,青梅竹馬,在中學時邂逅,倩欣已是班中「校花」,不僅樣貌娟好,而且為人孝順,對人有禮,令志強傾心愛慕,並展開熱烈追求,最後成功奪得伊人芳心,結成戀人。
志強其後隨父母來港定居工作,倩欣在佛山完成學業後留在當地工作,一對戀人雖相隔兩地,志強只能盡量抽空返鄉,以慰兩人相思之情,經過數年愛情長跑,五年前結為夫婦,共諧連理。不久便誕下了愛情結晶品,女兒名依琳,她遺傳了媽媽的美人胚子樣貌,甚得黃吳兩家人歡心。

其實倩欣在家鄉生活美滿,她聰明勤奮,在當地地產公司買樓部的工作做得相當不錯,一直未有來港定居之意,惟她的母親堅持女兒應該「嫁雞隨雞」,並需考慮孫女依琳的前途作打算,最終她只好聽從長輩意思,申請來港,慘劇前數天才獲單程證,旋即來港與丈夫團聚。
詎料一場無名怒火,一家三口就此滅門,無不令人搖頭嘆息。

另一名死者,獨居在1364室,即黃家對面的單位,名叫許偉忠 (63歲),他性情暴躁,與鄰居常互有投訴,鄰里關係一向欠佳,現懷疑他正是縱火狂徒。
許偉忠有抑鬱及焦慮徵狀,需定期接受精神科治療,也有社工跟進。他在家中排行第五,十多歲便在外工作,做麵包及西餅師傅三十多年,曾受聘於美心和紅寶石等大型連鎖餅店,惟因十多年前患風濕,手腳疼痛被迫退休,其後性格變得孤僻,已七、八年沒有跟家人聯絡。
他早年居於北角健康村及灣仔勵德邨,至2013年才遷入觀龍樓單位。

2012年5月2日早上,他在北角海濱花園晨運期間,因不滿一名75歲姓柯的晨運男子佔據其位置,激怒下竟自製「斬馬刀」,即在一支長約一米的鐵通上,用膠紙綁上兩片長約十公分的刀片,於翌日以「斬馬刀」襲擊對方,雙方發生激烈糾纏,姓柯男子背部受創,手筋慘遭斬斷,送院治療,幸好沒有性命之虞。
許偉忠在法庭上承認襲擊導致他人身體受傷,以及管有攻擊性武器兩罪。辯方當時求情指,他獨居未婚,跟家人關係不佳而疏離,只靠每月領取港元四千八百傷殘津貼維生,且患有風濕關節炎,同時精神亦出現問題等云。
許偉忠最終被判處入獄兩個月,與及賠償姓柯男子一千元。

這樣説來,許偉忠也當算是一個頗有攻擊性的「危險人物」。

惟世上之事,有幸有不幸,輾轉之下,許偉忠在2013年8月遷入觀龍樓十三樓的單位,正正就是黃志強一家的對面。
之後發生了什麼,可不是流血衝突這樣單純,而是一樁萬刧不復的人寰慘劇。
有云「死神要你滅亡,必先讓你瘋狂。」
最後,瘋狂如魔的許偉忠不僅掉了老命一條,陪葬的還有黃氏一家三口。

《積怨白熱 同歸於盡》

較之黃家,許偉忠是遲了一年多才遷入觀龍樓,他素來獨來獨往,從不跟鄰居打招呼,閑時在家,總是將收音機的聲量調至最大,聲響幾乎傳遍整個走廊,令人不勝其煩。他不時又會投訴鄰近住戶,埋怨人家出入時,開關鐵閘的聲響太吵耳,有幾次還驚動了保安員上來調停。
可説是「惡人先告狀」的佳例。

麻煩人在咫尺,最接近他的黃家,可謂首當其衝,兩家芥蒂日深,曾發生多次口角,都是為噪音問題而爭拗。近日,鑒於黃志強的妻子倩欣及女兒均由大陸來港定居,為免妻女受到噪音騷擾妨礙休息,他和對家曾發生過一兩次激烈爭執,許偉忠雖年過六十,依然極之火爆,出言狠毒,曾惡言相向的指着黃志強的鼻子説:「我會殺死你全家的!」他們的爭吵聲不單傳遍走廊,甚至樓上樓下的住客都能聽得一清二楚,兩家積怨已趨白熱化。
慘劇,最終在2016年7月16日凌晨一時三十五分上演,黃志強一家三口慘被烈火吞噬,瘋漢許偉忠也不見得好死。

由於當事人已經全部斃命,我們實在無法知曉案發時的實際境況,但上文提及,住在黃家隔壁15歲的鄧小姐Joey,卻聽到了一切。
案發翌日她接受記者訪問時説:「昨晚凌晨約一時三十分,我尚未睡覺,正在床上玩手機,突然聽到有一男子在走廊大喊,説了幾句粗言穢語,更用腳猛踢1359室的大門鐵閘,不久聽到開鐵閘的聲音,又聞玻璃樽着地爆裂之聲,隨即傳來女人的呼叫聲,極為淒厲… 我害怕非常,立即喚醒睡夢中的母親,她走出露台窺探,見1359室的窗口冒出濃煙,且聽到男子的呼救聲,我和母親其時十分慌惶,霎時間未知留在家中還是出走室外,於是致電仍在外面工作的爸爸,他吩咐我們首先要冷靜,拿濕毛巾掩着鼻子,爬在地上,盡快逃出室外,甫出走廊,已見濃煙密佈,我好奇地向1364室(即許偉忠的住所)望了一眼,發覺那裏是大門緊閉,後來才知道他已在家中引火自焚…」
以上一席話,基本上還原了案發時的狀況。
那晚,許偉忠的無名怒火突然燃燒起來,他手拿助燃劑,走到黃志強的門口大吵大鬧,黃妻倩欣在熟睡中被驚醒,開門跟他理論(其實大可不必)。
此刻,許某二話不説便將手上的助燃劑拋入屋來,頓時火光熊熊,倩欣見狀立即抱着在床上睡覺中的女兒依琳,退入露台,欲叫其夫出來救援,惟丈夫黃志強當時正在露台旁邊的浴室洗澡 (推測,因黃志強墮樓時是全身赤裸),他驚聞妻子驚呼狂叫,旋即走出查看,可惜為時已晚,火勢已不能收拾,更不幸的是大火引發爆炸,屋內頓成火海,母女當場被活活燒死,黃志強亦變成火人,在極度痛苦之下,望求解脱,惟有從窗口一躍而下,了結生命。

狂徒許偉忠,將手中的助燃劑輕鬆一擲,就讓黃氏一家三口陷入萬劫不復的痛苦深淵,死無全屍!
然而,他也得體驗同樣的痛苦。行兇後回到家中,看着早就準備好的第二枚助燃劑,不加思索,點起火頭,頓時烈焰焚身,大家黃泉相見。
一兇四命,何其駭人!滅門大禍,何其悽慘!

類同的慘案,1994年10月6日也發生過一次,居住於旺角新填地街某大廈天台樓的一名男子,因不滿同屋住客的欺凌,竟有殺盡全屋人 (包括自己的家人) 之念,行兇手法也是用火,結果對方全家慘被燒死,釀四屍五命。縱火者作案後由大廈天井跳樓自殺,惟沒有死去,只是受傷。諷刺的是,説好的全屋「一鑊熟」,最後竟是對方一户慘遭滅門,自己及家人則全部安然無恙,可謂奇情。

罪不上父母,禍不及妻兒,可説是世上最基本的人寰原則,偏偏有人竟然喪心病狂至此,要讓人家或自己身邊的人都要一起陪葬,其中最無辜的,莫過於小孩子,悲矣!

究竟人與人之間的相知、相交、相處,以至相惡、相鬥、相恨,是怎麼一回事?
最終造就慘劇,是人力不能改變,抑或世事早有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