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正與頭家

《山寨探案實錄》老正與頭家.mp4_20180904_170933.323

《山寨探案實錄》老正與頭家

日期:1983年11月22日
標題:老正與頭家
https://www.facebook.com/frogwong123/videos/oa.695112654177324/10157646396227281/?type=3
https://akoe123.blogspot.com/2018/09/blog-post_4.html
地點:荃灣新村街四十二號聯發麻雀館
人物:丁連發
案情:老千在麻雀館內出千被丁連發揭穿,尋仇將他殺死。
備註:1984年2月18日,警方在土瓜灣調查一宗失蹤人口案時,拘捕一名十七歲姓黃青年。

淡月疏星,北風澟澟,寒冷的氣溫,把街上市民都趕回家中去。
在日間已是人跡罕至的荃灣新村街,入夜後更加蕭條,間中有一、兩個行人出現。

在北風怒號聲中,兩部客貨車不徐不疾地行駛,沿新村街向大屋街方向駛去。
兩車都擠滿十名彪形大漢,他們都戴上白色頭罩,露出殺氣騰驣的雙眼,令人不寒而慄。
兩部客貨車悄然滑進新村街與大屋街交界,在一家麻雀館門外停下。
客貨車的門打開,二十個大漢從車上躍下,不約而同地褪去刀上的紙製刀套,露出一柄柄青光閃閃的利刀,他們要血洗麻雀館。

1983年11月23日,晚上十時五十分,這時正是麻雀館的黃金時間。
「砰」一聲,麻雀館正門被人撞開,在朦朧的煙霧中,出現了刀光。
刀光所到之處,是伴着鮮血的慘叫聲,「雀友」嚇得不知所措,躱在麻雀枱下保命。

殺手有既定襲擊目標,向麻雀館的「頭家」(巡場)揮刀,尤其針對其中一名「頭家」丁連發。
丁連發赤手空拳,左閃右避,已被殺手逼到牆角,後無退路,刀光消失後,丁連發已成了一堆血泥。

警笛聲由遠而近,警員的皮靴聲響起時,殺手早已登上客貨車全身而退。
麻雀館外留下一條條血路,警員恐防歹徒仍在,紛紛拔出手槍戒備,確定現場安全後,才進入麻雀館內調查。
麻雀館內充滿血腥味,七名傷者倒在血汩之中。

多部救護車到場,將傷者送到戴麟趾夫人健康院急救。
身中多刀的丁連發,送抵醫院時已返魂無術,其餘六名傷者,經初步搶救後,轉送瑪嘉烈醫院。
重案組接手調查,先了解丁連發的背景。
案中死者丁連發,三十六歲,在港只有一個兄長,親人都在內地。

丁連發獨居筲箕灣道一個尾房。
同屋對探員說,丁連發在麻雀館工作,早出晚歸,但他十分自律,深夜回家時,都保持安靜,避免騷擾其他住客。
同屋與他見面的時間不多,覺得他沉默寡言,是樂於助人的好好先生。

丁連發一生都與麻雀結下不解緣,年僅六歲已懂打麻將,十歲時已是高手。
二十歲時,他結識了一個「老正」(老千),在「老正」指導下,他對麻將出千術瞭如指掌。

有一段時間,丁連發與「老正」一起在麻雀館出千,直至「老正」移民外國,丁連發才結束出千生涯。
洗手不幹後,丁連發幾乎甚麼工都做過,但最終又與麻將打交道。
今次不是做「老正」,而是做「老正」的對頭,麻雀館內的「頭家」(巡場)。
丁連發在麻雀館任「頭家」已經三年,他為人耿直,抱打不平。

麻雀館雖然是合法生意,供人合法耍樂,但多少有些偏門成份,經常有黑道中人出沒。
有些黑社會向麻雀館勒收保護費,有些叫手下的「老正」到麻雀館「搵食」。

「老正」在麻雀館內詐作互不相識,湊夠人便開枱,兩名「老正」在麻雀枱上,互相「扯繩」(打暗號)。
他們手法高明,而且沒有「出千」,輸家無法追究。

除「扯繩」外,還有獨行的「老正」,他們牌章高明,在打骰、疊牌時作弊,勝算甚高。
「老正」通常在不同麻雀館搵食,以免被人認出,有經驗的「老正」不會做「長勝將軍」,有輸有贏才不會引起別人懷疑。
他們每次只逗留一段短時間,贏一千幾百就離開。
「老正」手法雖高,但麻雀館內的「頭家」也非等閒,不少「頭家」都像丁連發一樣,是做過「老正」的,對於出千手法,瞭如指掌。

「老正」若得些甜頭就收手,客人又沒有投訴,「頭家」一般都隻眼開隻眼閉,如果「老正」做得太過份,「頭家」會暗示他們離開。
「老正」若不聽「勸告」,「頭家」會用最後手段,當場拆穿「老正」身份,令他無法再混下去。
丁連發在事發前曾揭穿一名「老正」身份,那名「老正」當時聲言會報復。

探員對重案組主管黃定邦說:「那名『老正』叫崩牙九,是黑社會成員。」
崩牙九被帶到重案組總部時,向黃定邦說:「黃Sir,案發時,我在澳門,有不在場證據。」
雖然如此,但殺人不一定自己動手,只要證明是主謀,就可控以謀殺罪名。
不過,現階段缺乏證據,崩牙九獲准保釋候訊。
黃定邦派出幹探二十四小時監視崩牙九。

今次的行兇者超過二十人,黃定邦下令探員廣泛調查,特別留意崩牙九所屬的黑社會集團,在當晚有否調動人手,同時追查兩部客貨車下落。
調查結果顯示,警方在案發當晚曾接到舉報,說在荃灣大河道球場,有人準備「開片」。

警方掩至時,有二十多人分乘兩部客貨車逃走,在青山公路近青龍頭被截獲。
警方在車上未搜到任何武器及可疑物品。
那批人說,他們約了另一黑幫在大河道球場講數,但那批人未到,警方已經出現,他們才逃走。
由於未能搜到犯罪證據,警方只能告他們超載。

黃定邦推測,這班人就是殺害丁連發的兇手,但由於對方布局巧妙,警方未能將他們入罪。
黃定邦推測,那些人犯案後,將頭套、利刀等物件,交由其他人帶走,再到大河道球場等候警方到來,證實他們有不在場證據。

他們事前的確約了另一黑幫「講數」,整個計劃十分完美。
過了幾天,崩牙九沒有依保釋條件到警署報到,經查證,崩牙九被人尋仇殺害,應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這句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