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氏兄妹綁架謎案

《山寨探案實錄》王氏兄妹綁架謎案

王氏兄妹綁架謎案
無辜兩幼生死劫 冷血匪盜亦無道
作者:元方

日期:1979年3月25日
標題:王氏兄妹綁架謎案

https://akoe123.blogspot.com/2018/05/blog-post_21.html
地點:觀塘康利道25號金豪閣
人物:王家倫 (12歲),王思琪 (8歲)
案情:一對兄妹被綁架,家屬依足綁匪指示在特定地點放贖金,但沒有綁匪收取贖金,綁匪沒有再致電家屬,兄妹至今下落不明。
備註:懸而未破
香港被譽為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之一,但所發生過的驚天罪案,卻讓人記憶猶在。
當中談論得較多的就是綁架案,亦是香港警方最高度重視的嚴重刑事案件。

生命是世間上最重要的東西,但有人為了錢,竟將人命當作「肉票」。
綁匪握「票」在手,可憐的家屬便任由宰割,要適時交出贖金,「票」就可以安全歸家,不然的話,頓變「廢票」,掉進垃圾箱內毫不惋惜,即「撕票」。
不幸的是,綁架案的結局以後者居多。

幾乎所有綁架案都是「熟人」所為,如朋友、同事或親戚等,因為他們對被綁者 (或其家人) 的生活細節有充分掌握,便可成功地部署嚴謹的綁架計劃,各國的案例中,甚至有兄弟間和夫妻間的綁架案,可謂光怪陸離。
綁架案通常由二至三人以上作案 (行動組),多有幕後主腦 (指揮)。
因為是「熟人」,綁匪或主腦恐防身份被揭穿,通常會在收取贖金的前後「撕票」。
綁架案由上世紀五、六年代鬧得滿城風雨的「三狼」(又稱「雙黃案」) 開始,到之後「殯儀大王」蕭明戲劇性的綁架事件、轟動一時的香港首富李嘉誠之子李澤鉅被張子強綁架支付十億餘港元,創下健力士紀錄.
香港第二大富豪郭炳湘被張子強綁架支付六億港元,獲釋後患抑鬱症、兩度被擄的香港華懋集團王德輝先後被勒索一千一百萬、六千萬美元,肉票至今仍未尋回,其妻龔如心至死未能釋懷。

以上這些都是社會名流,有財勢有地位,自然成為被盯上的獵物,被綁架者當中有的慘遭殺死,有的險象環生卻安然無恙,有的卻人間蒸發,結局很不一樣。
經傳媒鋪天蓋地的報導,成為社會熱議的話題。
那麼普羅百姓,就不會被綁架嗎?
當然不是。
王昌耀 (41歲),跟妻子張氏 (30餘歲) 及四名子女,一家六口居住在觀塘康利道25號金豪閣二十樓A座,王先生是一位小老闆,與友人唐某在觀塘鴻圖道合資開設「南陽製衣廠」,後者也是王氏夫婦四名兒女的契爺,看來感情相當不錯。

《自宅內離奇失蹤》

王氏家庭算是小康之家,夫妻和諧,兄弟姊妹間不僅相處融洽,而且聽説聽教,其中幼子家倫與幼女思琪最深得父母寵愛。

1979年3月25日,星期天,一家人吃過早餐後已是上午九時過後,家倫就急不及待的拖着妹妺思琪的小手,對爸媽喊着説:「我們要下樓到契爺家中玩耍啊!」
這是兄妹倆每個星期天必做的事情,而契爺的家就在同一座大廈的七樓C座,往來亦很方便。
媽媽説:「你們稍安毋躁,我和爸爸也要出外辦點事,你們稍等一下,我們一起外出好了。」説罷就叮嚀在家裏的哥哥和姊姊,要做好學校功課才可以看電視。
稍刻,媽媽更衣之後走出房間,家倫與思琪立即上前拖着爸媽的雙手,一同出門乘搭升降機至樓下契爺家中,到達七樓的時候,兩個小伙子衝了出去,還在升降機內的爸媽高聲吩咐兩人要準時回家。
站在走廊的家倫亦大聲回應:「老規矩嘛!十一時前必定返家,知道了!」並鬼靈精的用手作了OK手勢,左右升降機門隨之關上。
詎料,這竟是後會無期的一幕。

下午十二時過後,王先生夫婦回到家中,發現家倫與思琪倆並不在家,連忙詢問長子及女兒,兩人都答不出所以來。
夫婦便立即去到契爺唐某家中了解情形。
唐某亦大為緊張:「他們上午十一時前已經離開這裏了!」但安撫兩人説:「會否家倫帶了妹妹出外遊玩未返?」
王太搖着頭説:「契爺,你不是不清楚家倫的品性,乖巧又怕事的孩子,他絕不會有這個舉動!」。
唐某聽後亦覺有理,並建議説:「何不我跟你丈夫出外尋找一下?而你就留在家裏等待消息,説不定兄妹倆不久便自行回家呢!」
王太認為這也是一個辦法。

幾小時後,王先生與唐某都帶着疲乏的身軀回來,他們沿着住宅附近一帶的康利道、康寧道,以至觀塘區所有的兒童遊樂場及公園等搜索,同時留意交通情況,看有沒有小童在街頭被車輪撞倒等事故發生。
但甚麼都沒有發現。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王氏夫婦就愈發擔憂,祈望不幸的事情不會落在自己身上。
晚上七時,電話突然響起,王先生一個箭步衝前,拿起了聽筒。

《噩夢降臨》

「王先生嗎?不必找了,你的兩名心肝寶貝在我這裏⋯」一名陌生男子淡淡的説。
王先生聞言如觸電般愣了一下,心跳加速起來。
這名操廣州話口音的陌生男子繼續説:「我不喜説廢話,請準備二十萬贖金,交錢的時間及地點,下一個電話會通知你。」

這時,王先生故作鎮定:「哎呀!我只是一個經營小本生意的商人,霎時間怎能有這麼多的現款!若是三數萬的數目,隨時都可以拿出來,不如你們通融一下好嗎?」
陌生男子裝出體貼的口吻:「我們也知道你的困難,現在不就是給你一天的時間,方便籌措嘛!一條命十萬元,難道你説他們不值這個數目嗎?」
「慢着!你説我的兒女在你手上,那就不妨給我聽聽他們的説話聲!」王先生頓起疑心。
「聽聲音倒不太方便,但我可以説出他們的特徵,例如現時是穿着什麼衫褲鞋襪,又或者出生日期和就讀學校等⋯」陌生男人從容地説。
結果全部講得一清二楚,絕不含糊。
這時,王先生開始沮喪,認定兩名兒女確實在此人手上。
而這陌生男人似乎也頗為「健談」,大家在電話中拉鋸了頗長的時間,經討價還價,贖金最終可減到十萬元,若錢一到手,兄妹倆便可以安然無恙的回到家中。

掛線後,王先生夫婦決定不報警求助,他們覺得如果金錢可以化解危機,也就應大事化小,不予追究。再者,假如警方插手,綁匪知悉後必然會加害兩名小孩。
有這種想法,其實是無可厚非,但綁匪的手段如何,也是未知之數。

翌日 (3月26日),徹夜未眠的王氏夫婦籌措的贖金仍不足夠,只有八萬三千元,正當懊惱之際,陌生男子一連撥了好幾個電話給王宅,通知交付贖金的時間與地點等,對於只籌得八萬三千元這個數目,竟欣然接受。

晚上八時正,王先生獨自一人來到灣仔修頓球場,在附近的一條橫街上,尋找了一輛屬於聯合公司的10號貨櫃車,然後將贖款拋入車斗內。
這是王先生依照綁匪的吩咐這樣做,事後即匆匆回家,與妻子一同等待有關釋放兩名孩子的消息。
可是通宵達旦,只是苦等,沒有下文。

延至3月27日下午,終有來電。
「王先生,我們還未收到贖金啊!」一名陌生男子在電話中説,此人是講純本地話,聲線跟之前操廣州口音的那個男子明顯截然不同。
王先生聽到後,緊張又憤怒地説:「明明照你們的吩咐將贖金送去了,你們既然收了,就不能言而無信,江湖道義何在?!」
對方未有回應,並掛了線。

王先生放下電話筒,頓時間悲憤得通面泛紅,妻子則伏在他背後飲泣。
三十分鐘後,那個有男子又再來電:「王先生,贖金確實已收到了,是我搞錯的,不好意思啦。」
王先生:「那我何時才可以領回兩個孩子?」
陌生男子:「這個嘛,恐怕有點阻滯,你所給的金錢數目太少,而我們『手足』又眾多,分贓不均,現在你要多付十萬元,否則貴令郎和令媛會死得很慘!」
眼見事情陷入窘境之地,王先生一邊將情緒克制着,一邊則儘量以真誠態度跟這名男子展開談判。
結果,對方又願意只收三萬元。
3月28日傍晚,王先生根據那名男子的指示,單人匹馬的走到銅鑼灣怡和街,在一條後巷中找到一個垃圾箱,然後將盛載金錢的信封投入箱子裏,之後便匆匆離去,王先生相信匪徒今倘不會再食言,還祈望兩個孩子可早日平安歸來。
然而,這也許是他一廂情願的想法。

王氏夫婦一直在家中緊守着電話旁,心情被煎熬得死去活來。
惟再沒有來電。
凌晨三時過後,王先生等得不耐煩了,毅然再跑到怡和街那邊查看,竟發覺垃圾箱中的贖金仍在,顯然匪徒沒有到場拿取⋯
再一次陷入絕望之境,王先生只好討回箱內金錢,帶着悲戚之情返家。
往後日子,綁匪再沒有聯絡王氏夫婦。
如斯景況,夫婦倆已沒有任何良策,也沒任何有預算,後經朋友再三勸喻下,才決定報警求助。

《偵騎四出》

3月30日,警方罕有地在亞皆老街九龍警署總部召開記者招待會 (綁架案通常在未尋獲肉參時,不希望被廣播媒介宣揚),由偵緝總督察紀輝能及警長吳謙主持,講述案情經過,基本上與王氏夫婦跟記者所説的相若。

被擄走的兩兄妹,分別為:
(一)王家倫,12歲,1967年1月22日出生,四呎四吋高,就讀於佑華小學下午班六年級,事發時身穿淺藍色牛仔褲,白啡紅間條羊毛過頭笠,深棕色尼龍風褸及鑲有三條藍邊之膠鞋。
(二)王思琪,8歳,1971年8月17日出生,四呎高,就讀於基法學校下午班二年級,身穿淺棕色皮草短褲,白啡紅間條羊毛過頭笠,深棕色西褲及鑲有三條藍邊之膠鞋。
警方推測綁匪可能跟小童或其家人認識,換句話說,兄妹倆未必受到暴力或強行虜走。
那他們在甚麼地方被擄走?這個謎圑很難拆解。

可能性(一):兄妹倆每個星期天的慣常活動,就是早餐之後到七樓契爺唐某住所玩耍,通常十一時前返家,案發當日也是做着同樣的事情。
推斷綁匪埋伏於七樓梯間,當兄妹倆離開唐宅後,正在走廊等待升降機之際,一舉將兩人制服或拖以利誘,再帶到樓下停車場,推入車內送走。
若這點成立,綁匪真是有天大的本領。
要知道,王家所住的金豪閣,每座均有保安人員二十四小時把守,大廈外圍的大門口亦設有保安室 (當年還未採用CCTV),綁匪竟然可以在大廈內外自由出入,更可以率着兩名小住客離去,同時能夠擺脫保安人員的視線範圍,可謂離奇。
而案發當日,所有當值保安人員均未發現任何異樣。

可能性(二):兄妹倆在離開契爺唐某住宅之後,根本沒有回家,而是跑到街上嬉戲玩樂,之後被綁匪盯上擄走。
若這點成立,要在相當「巧合」的情形下才會發生。
王氏夫婦表示哥哥家倫一向聽話懂規矩,沒有父母的批准下,絕不會貿然帶同妹妹逛在街上,而這種事情之前也從未發生過。

然而世事總無絕對,假如哥哥在那天突發奇想,在沒有知會父母的情況下,拖了妹妹在街上逛,這是第一個「巧合」。
剛剛就在這個時候,綁匪正準備就緒綁架兩兄妹,忽見他們步出大廈,順手拈來將之擄走,可説是得來全不費功夫。

但這種「恰巧遇着剛剛」的即興式綁架,對於以部署嚴密及計算精準見稱的綁匪來説,實屬罕見。
但案發當日,大廈外圍保安室的人員,未曾看見兄妹倆步出大廈外。
這個謎思暫且未能破解。
那匪徒又會是什麼人呢?
是跟王家熟稔的人,肯定就錯不了。
親戚、朋友、公司夥計等都會被警方仔細查問,惟有一人,他是王先生的老朋友兼公司合資人,即住在王宅咫尺的契爺唐某,又會有嫌疑的可能嗎?據警方發佈的消息或其他報導,都未有觸及。

本案交由九龍刑事偵緝總部重案組負責調查,並設有廿四小時熱線電話,以便報料者聯絡。偵騎四出,同時廣佈「線眼」及懸紅五萬元,警方冀能盡快找到線索。

《冷血匪類 盜亦無道》

可是一星期後,調查工作仍毫無寸進,警方在四月六日將懸紅提高至十萬元,並懷疑兄妹倆已被人攜返大陸 (即人口販賣),並審視王氏夫婦的所有親朋戚友,若在案發前後有離境記錄者,一律帶署協助調查。

4月13日,王氏兄妹被擄走已踏入第二十天,哥哥家倫就讀的佑華小學一衆師生們,對兄妹安危極表關注,尤其跟家倫同班的同學仔,每每望着他的空椅子,感觸萬分,他們無能為力,乃來函各大報章,刊登一封「給綁票者的公開信」,節錄如下:
「各位xxx:
王家倫和王思琪被綁架至今仍然下落不明,我們對他們的生死極表關心,希望你們看到這信之後,能本着做人的良知,釋放他們吧。
自從家倫與思琪失蹤後,他們的父母夜夜失眠,痛心欲絕,哭得眼也腫了,我們也不禁涙下。
我們不知道你們是否為人父母,不過,我們祇請你們想想,如果你們的子女被人擄去了,你們又作何感想呢?
我們的老師告訴我們,『盜亦有道』,叫我們放心,家倫一定會平安回家的,不過想起來王氏兄妹被擄去已進入第十九天了,仍未見他回來,杳無音信,我們是不能不擔心的,你們已取去若干款項,你們承諾取款後放人,我們覺得現在是你們履行諾言的時候了,而履行諾言的人是會受到尊重的。
還有一點我們想要求你們的,請你們千萬不要傷害王家倫及王思琪,不要虐待他們,要給他們溫飽,因為他們是無辜的,你們要求的是金錢而已,但生命卻是寶貴的。
我們年紀尚小,不懂得很多事,但我們也明白因果報應,天理循環的道理,釋放他們吧!讓他們平安回家,那麼不單是我們要感激你們,他的父母及社會各界人士也會感激你們。
佑華小學六敬班全體同學𧫴上
4月12日」

莘莘學子同心同德,寫來真摯感人,讀來令人動容。
奈何匪類天性本涼血,又怎會受這麼一套?

4月30日,王氏兄妹失蹤已一個多月,生死仍然是個謎。
話説在1979年度,是本港綁架案的高峰期,半年內已達六宗 (包括「蕭明案」及本案),可見當時治安日壞,警方呼籲任何綁架案件,最好及時向警方報告,以免失去破案的黃金時間。
5月9日,香港一名總督察,前赴澳門要求當地警方協助調查此案,未有所獲。
5月27日,王氏夫婦接受記者訪問説,警方初期接手調查時,每天仍有六、七個不同的人來電,自稱是綁匪,相約王先生到酒樓會面,但當他到達時,「綁匪」卻沒有露面,警方事後查得電話多由新界粉嶺及上水撥出,因此懷疑藏「票」地點可能在該兩區,派員到上述地點搜查,但沒有結果。
相信是好事之徒的惡作劇。

7月16日,警方相信「肉票」未死,並知會國際刑警協助偵查,但負責該的専案小組表示未有任何新線索。

9月23日,嚴重罪案調查科總督察李耀輝表示,他率領一個13人小組負責調查此案,並指派該組全日二十四小時全力調查,經過半年深入調查所得的資料,及根據過往的經驗,深信已被綁架六個月的王家倫及王思琪兄妹尚在人間,而且仍在香港。
但拒絕透露令他們相信王氏兄妹未遭毒手的消息來源。
最終,10月25日,某報章記者到王宅探訪,由於日夕惦念兩名親生骨肉,夫婦倆都顯得相當憔悴,他們表示對警方的調查工作開始感到失望,但奈何只是普通市民,人海茫茫,欲救親兒亦苦無良策。
王氏夫婦曾多次為子女求簽,高興的是每次總求得平安簽,算是一點兒自我安慰吧,他們仍抱着一絲希望。
不問蒼生問鬼神,人瀕絕望總如此。
這也是關注此綁架案及報道的最後一次,自此便沒有下文,謎團未破。

香港開埠迄今,綁架案有幾十宗,都一直被警方視為最高度重視的嚴重刑事案件,通常會動用大批警力,偵查過程極為嚴密而緊湊。
可幸香港的綁架事件,其破案率幾達98%。
惟此案既找不到綁匪,也找不到「肉票」,只可説是「異數」。
三十九年了,王氏兄妹依然音訊杳然,下場該是怎樣?
相信大家心中有數。
嘆息無限,悲劇人間。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