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媳中神棍魔咒殺婆婆

 

愚媳中神棍魔咒殺婆婆.mp4_000002120

https://akoe123.blogspot.com/2017/07/blog-post_91.html

 

 

愚媳中神棍魔咒殺婆婆

神棍為欺騙愚夫愚婦,會創作一些似是而非的順口溜。例如江南農村流傳一些俗語,「蛇槃老鼠,家有喪事」。這些毫無科學根據的俗語,就像「會有血光之災」一樣,至今仍在民間流傳,有人還信以為真,這些神棍魔咒,導致一些人做出喪盡天良的事。

2016年9月27日,江蘇省常州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巢玉紅和湯金甫故意殺人案。
巢玉紅在家中廚房看到蛇纏老鼠,因為迷信「蛇槃老鼠,家有喪事」,竟對自己婆婆陳來風起了殺心,以財色勾結丈夫的叔父湯金甫殺害自己婆婆。

法庭上,兩名被告人巢玉紅及湯金甫,對自己故意殺人犯罪行為供認不諱。
陳來風的家屬,接受湯金甫家屬代為賠償的三萬元經濟損失,對兩被告人表示諒解,法院就此對被告人酌情從輕處罰。

2016年12月22日,常州市中級法院公開宣判,判處被告人巢玉紅、湯金甫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一審判決後,兩被告人提出上訴,目前,本案處於二審審理階段。

時間回到2015年12月24日早上,江蘇省常州市新北區春江鎮,湯寶亮家中的客廳很安靜,往常這個時間,湯寶亮的母親陳來風,一般會在客廳吃早飯,今天雖沒見母親出來,湯寶亮沒在意,自己獨自吃早飯。

湯寶亮的妻子巢玉紅從廚房出來,端了碗熱粥走進婆婆臥室,巢玉紅突然驚叫:「寶亮,老太婆不好啦!」

湯寶亮聞聲跑進婆婆臥室,只見母親直挺挺躺在床上,額頭及手腳都已冰涼。

陳來風已經七十八歲,在夢中去世也不奇怪。
湯寶亮對母親猝死,也沒有深究,對妻子說:「老娘走了,去喊人吧!」
巢玉紅哭喊着跑了出去,通知村民小組長老施、鄰居,及本村專做殯葬服務的湯金甫夫婦。

老施對湯寶亮說:「村裏給老人辦了意外保險,報告派出所來驗證一下,就可獲得一萬元保險金。」

巢玉紅這時突然有意見,她說:「報派出所會耽誤辦喪事,不吉利。」
一萬元保險金不是少數目,巢玉紅的反應,令村民小組長老施起了疑心,他說:「你們誰也不許動老太太身體,我去叫公安來,了解一下。」

民警趕到現場,發現死者手背有傷,嘴部及頸部有皮下出血,有重大他殺嫌疑,民警通知法醫到來鑒定。

鑒定結果,讓人大吃一驚,陳來風的死因為遭他人捂壓口鼻,扼頸致機械性窒息而死。

常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會同新北區公安分局成立專案組,對這宗命案展開調查。

巢玉紅被帶到派出所接受詢問,她交代自己乘婆婆熟睡時掐死對方的經過。

巢玉紅其後因涉嫌故意殺人罪,被押送常州市看守所。

戴着手銬的巢玉紅走進看守所時,與當民警的叔仔湯曄明狹路相逢,她對湯曄明說:「人不是我殺的,真的不是我殺的,你要信我。」

湯曄明原先痛恨嫂嫂殺害自己母親,聽到巢玉紅呼冤,對她說:「你說不是你殺的,殺我媽媽的究竟是誰?」

巢玉紅說:「我下不了手,是湯金甫殺的。」
湯金甫的父親與湯曄明的爺爺是親兄弟,湯金甫是湯曄明的叔父。

湯曄明做了公安二十九年,憑經驗和直覺,巢玉紅的說話可能是真的。
湯曄明立即向市看守所領導匯報,辦案人員連夜組織突擊審問。
巢玉紅交代了伙同湯金甫殺害婆婆的經過,案發後第六天,湯金甫被捉拿歸案。

公安偵訊時,問巢玉紅為何要置婆婆於死地,她說:「老太婆太多事,我出門都要問去哪,去做甚麼,沒完沒了的,令人討厭。她經常在床上吃東西,引來蛇蟲鼠蟻,半夜三更翻冰箱翻碗櫥,弄出聲音來煩人。」
「最令我憎惡的是搬弄是非,一次有個陌生男人走錯門到我家問路,她告訴我丈夫說有男人來找我,讓我很氣憤。」
「她甚麼家務都不會做,都要我料理。公公死後,婆婆一直住在我們家中,她有兩個女兒,但從來不接婆婆去住。按理說,女兒也有贍養老人的義務,想到這些事,心裏就不舒服。那天看到蛇槃老鼠,想想反正婆婆年紀大了,她死了全家就平安,於是想到要殺她。」

時間回到三十年前,巢玉紅嫁給全村最窮的湯寶亮,介紹人是同村做殯葬生意的湯金甫。

巢玉紅嫁給湯寶亮,原來其中另「交易」,她說:「哥哥大我六歲還沒老婆,我答應嫁給湯寶亮,換來寶亮妹子嫁給我哥。我嫁到他家時,三代人同住一間房,我種地帶孩子,寶亮當電焊工。1990年,終於買下湯金甫家的老樓房,日子慢慢好了起來……」

陳來風是典型江南農村婦女,任勞任怨,生了兩女一男,兩女兒嫁到鄰村,她幫兒子寶亮帶大兩名孫女,兩孫女也都出嫁,育有第四代。

在常人眼中,她是令人羨慕的四世同堂老人,陳來風年已七十八歲,各方面都開始「不靈」了。

巢玉紅說:「婆婆幹不了家務,我上班前要給她把午飯及開水准備好,她經常向我發牢騷,還愛管閑事……」

婆媳不和,巢玉紅當着丈夫的面,咒詛婆婆說:「老太婆,你這麼大年紀,好死了吧,活在家裏害人的!」

湯寶亮是全村公認的老實人、好脾氣,聽巢玉紅說出這樣的話,雖然心裏不舒服,為免家嘈屋閉,他也只當沒聽見。

2015年11月,有一天,巢玉紅在廚房桌邊,看到一條土灰蛇槃繞一隻小老鼠,小老鼠拼命掙扎,土灰蛇愈槃愈緊,小老鼠最後沒了聲息……

巢玉紅打了個寒戰:「天吶,蛇槃老鼠,家有喪事啊!」
晚飯桌上,巢玉紅對湯寶亮說:「我看到蛇槃老鼠,家裏要死人的,你是當家的,不能出意外啊,開車當心點。」
湯寶亮說:「蛇吃鼠很平常,不要迷信。」

巢玉紅執迷不悟,對婆婆說:「蛇槃老鼠是要死人的,寶亮是家中頂梁柱,總不能死寶亮吧,婆婆,你也這個歲數了,死就死了吧,全家都會好太平。」

一向「妻管嚴」的湯寶亮,聽了之後,喝止說:「不要胡說八道。」
這個不吉利的話題暫時結朿。

幾天後,巢玉紅在村口遇見湯金甫,閑聊中,巢玉紅對湯金甫說:「要家老太婆若死了,後事就全包給你了。」

臨別時,他們互留了手機號,隨時聯絡,湯金甫以為巢玉紅只是隨口一說。

過了幾天,巢玉紅約見湯金甫,說:「上回說我說婆婆的後事都包給你,我不會忘記你的,但我一個女人下不了手,你們男人膽氣大,很易就可將她了結,只要我們家人不說甚麽,就不會有人發現。」

湯金甫這時才意識到,巢玉紅是當真的。
殺人的風險,湯金甫很清楚,如果沒有「甜頭」,他絕不會去做。

幾杯酒下肚,湯金甫色瞇瞇直盯巢玉紅:「現在都流行搞情人,我都是奔六的人了,可是到現在還沒找過情人呢!」

巢玉紅明白湯金甫的意思,點點頭說:「事成之後,我是不會忘記你的!」

過了幾天,湯金甫給巢玉紅發了短訊:「明天晚上有空,去你家。」
巢玉紅明白,湯金甫要對陳來風下手了。

第二天下午,巢玉紅撥通湯金甫手機:「晚上我把後門打開,你進來,辦完事你再把門鎖上,最好用被子悶死。」

湯金甫覺得,用被子悶,一旦對方反抗,手腳會敲打到床,發出聲音,最好一下子掐死,沒聲音,不會被發現。

當晚九時,湯寶亮先上樓睡覺,巢玉紅躡手躡腳到廚房,把後門打開然後虛掩,再上樓睡覺。

湯金甫睡到半夜起身,直奔到湯寶亮家,他心想:「巢玉紅的婆婆死了,辦喪事至少能掙八百元,還能外搭個情人,一舉兩得。」

湯金甫輕輕推開虛掩的後門進了屋內,來到陳來風的臥室,看見她正在熟睡,湯金甫一隻手死死掐住陳來風的頸脖,另一隻手按住老人的手……

2015年12月24日早晨,巢玉紅從樓上下來,看見後門已上鎖,斷定湯金甫已來過。
她端了碗粥走進婆婆臥室,看到婆婆半個身子露在被子外面一動不動,她知道婆婆已經被湯金甫殺害,假裝驚訝地喊丈夫前來察看。

湯金甫殺人時因為太過緊張,用力過猛,陳來風頸部、手腕和臂膀都留下了傷痕,成為偵破這宗合謀殺人案的關鍵。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