坪輋慘案喪盡天良

poster

坪輋慘案喪盡天良
恩怨情仇 盡藏內院 悉數滅門 何緣巨劫
作者:元方

日期:2009年7月5日
標題:坪輋慘案喪盡天良
https://www.facebook.com/abc160401/videos/oa.600256086996315/464366200660755/?type=3
https://akoe123.blogspot.com/2018/05/blog-post_83.html
地點:打鼓嶺坪輋村五洲路
人物:許勝其(43歲)、譚成輝 (44歲)、唐恩儀 (34歲)、譚曉文 (10歲)、譚曉盈 (7歲)
案情:表弟因財失義殺表兄一家四口,屍體埋在家外空地洞坑。
備註:被告許勝其三項謀殺罪成,判處終身監禁,另外就誤殺罪則判入獄9年。
2009年7月5日,下着滂沱大雨,居住於打鼓嶺坪輋村五洲路附近的一位婆婆隠約聽到遠處傳出幾聲悽厲慘叫,但礙於風高雨急,並未出外查看,當時約上午十一時左右…

7月6日上午,中文大學商務組一位員工因同事譚成輝 (44歲) 無故缺勤,而譚做事向來盡職守時,感覺有異,員工決定致電譚家,但未有人接聽,之後再致電譚的手機。一名略帶鄉音的陌生人接聽説:「他們全家回鄕了。」並隨即掛線,員工更感不安,後來直接報警求助。

進一步查探,警方發現譚的妻子唐恩義 (34歲) 亦一併失蹤,但更詭異的是,連他們的兩個女兒:10歲的譚曉文與及7歲的譚曉盈,兩人均就讀沙田禾輋信儀學校,當天也沒有上學。
一家四口同日無故人間蒸發,事情就真的非同小可了。
警方如箭在弦,動員到譚成輝位於坪輋村五洲路的居所作調查,那是一間千餘尺的鐵皮屋,設有內院,圍牆環繞四周 ,惟屋內已空無一人,走進房間,發現牆角沾有少量疑似血汚,警方已覺不妙,再行出內院,一塊土壤似被人用水泥重新覆蓋,映入眼廉,一股莫名的寒意隨即湧上心頭,彷彿也是一種凶兆的來臨⋯

《引狼入室 全家命喪》

根據坊衆提供的線索,警方在五洲路74號一間石屋揪出一名43歲男子許勝其,此人與失蹤戶主一家密切關係,他是譚成輝的表弟,祖家在大陸中山,早於2003年已持雙程證穿插大陸與香港,每月來港十餘日當黑工,並居於其伯父位於五洲路74號的家中,與譚家僅一路之隔,他不時替譚家料理及裝修庭園。

被警方盤問時,許勝其表現冷酷,一幅事不關己的模樣,但當警方道出已查出譚家住所內院一塊土壤有異樣時,他知事件已經東窗事發,頓時崩潰,手腳放軟,和盤托出。
他説7月5日上午十一時許登門造訪表兄譚成輝商借萬餘元回鄉蓋建祖屋,但對方一口拒絕,大家先則口角,繼而動武,許勝其盛怒之下,竟然拿起十吋生果刀狂刺表兄的腹部和背部,譚成輝當場血花四濺,昏迷倒地。

其時正在廚房準備午飯的表嫂唐恩儀聞聲走出查看,亦被襲擊,他先用電線將她雙手反綁,再用封箱膠紙封嘴,阻其呼叫,同時在她頭上套上膠袋,未幾便將唐恩儀活活焗死。
兩名女童目暏父母遇害經過,嚇至目定口呆,隨即又奔到自己房間裏躲藏,並用力將門鎖上,放聲尖叫⋯。

許勝其見狀,急急拿來鐡鉗,欲將房門撬開。最終,兩個小女孩就被這個衝着而來的惡魔制服了,她們的手足都被牢牢捆綁,同樣用膠紙封眼封口,姐姐先遭勒死,妹妹則被放入一個大麻包袋,復用繩索將袋口綁緊,讓其慢慢窒息而死。
連殺四人後,許勝其還滿懷得意地享用表嫂死前準備的「最後午餐」!下午三時左右,他取去表嫂兩張提款咭到上水火車站及粉嶺聯和墟的櫃員機銀提款,但密碼錯誤,空手而回。
下午約四時,他返回譚家處理屍體,先在屋外空地挖了一個闊八尺深五尺的坑洞,依照殺人次序,由大至小,以「屍疊屍」方式丟入深坑內,再用英泥將深坑封頂填平。下午約七時埋屍完畢,清洗屋內血漬後便回伯父家中就寢。
許勝其隨即被控以謀殺罪名,還押監房。

《滅門殘害 天地不容》

滅門案在香港犯罪記錄上從不或缺,但所幸發生不多,都是最令人髮指的案件,有「倫常滅門」,可能因為情感糾葛、經濟窘境,或家庭成員有精神病患者,最終釀成全家慘死,是人間慘劇,聞者心酸。

也有「他殺滅門」,是外來人將人家整個家庭肆意殺戮,刧殺滅口、懷恨報復等,都有例子,行兇動機可以是一時衝動,亦可以是有計劃的部署,總之手下無活口。
行徑亦更趨兇殘,包括有火燒:如1975年,官塘發生的九屍十命縱火案;手刃:1987年,葵涌警察宿舍的滅門案;鐵鎚擊殺:1989年的西環滅門案;與及肢解:1985年發生於澳門的「八仙飯店」滅門案等等,不一而足。

此案也不遑多讓,男户主的腹、背,有無數血洞,是被刺八十餘刀斃命,女户主及兩名女童則是窒息而死 (一説三人遭生葬,但未被證實),其中兩名女童死前手握拳頭,面容扭曲,死狀極為悽慘!
此案當年極為轟動,由挖屍一刻至起出一家四口之遺體,經歷十三小時,新聞傳媒全程直擊跟進,加上鋪天蓋地的廣泛報導,相信不少市民對此也瀝瀝在目,同聲哀鳴。

這樁慘絕人寰的滅門案於同年10月28日在香港高等法院開庭。
許勝其卻作了不同版本的供詞,他說跟表嫂唐恩儀素有私情,不慎被表兄譚成輝發現,雙方於是發生激烈爭執,他在盛怒下舉刀狂刺表哥,並錯殺其餘三人云。
天大的詭辯,殺了表兄一家四口,還陷表嫂於不義,陪審團只會更加痛斥這位疑犯,沒有人會相信他。
話說回來,其實譚成輝與表弟許勝其的恩怨情仇不是沒跡可尋,兩人在鄉間中山均有祖屋與家人,素有積怨。
香港記者遠赴採訪得知,譚家說許勝其品性極壞,有偷竊打人前料,脾氣暴躁,而許家則說譚成輝雖然勤奮上進,但為人小器,看錢極重,表弟當黑工所得收入每次為八百元,但總是被扣剩只得二百元。總之各有各說,不知誰是誰非。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滅門慘案之後,兩家人將更勢成水火,不相往來。

2010年11月23日,案件在高等法院審結,被告許勝其謀殺罪成,依例判處終身監禁,但陪審團裁決結果,卻有點出乎意外:
(一)謀殺譚成輝 (44歲) ,罪名成立,裁決比數: 七比零。
謀殺唐恩儀 (34歲),罪名成立,裁決比數: 七比零。
謀殺譚曉文 (10歲),罪名不成立,裁決比數: 五比二,誤殺罪成立。
謀殺譚曉盈 (7歲),罪名成立,裁決比數: 七比零。
無論如何,背負着四條人命的許勝其,極有可能在鐵窗下過渡餘生,假釋無望。
至於殺人犯案手法,坊間流傳不同版本,因案件比較新近,讀者可在互聯網上搜得大量資料,巨細無遺,在此不再闡述。

時光飛逝,慘案至今已是七個寒暑。
2015年12月1日,「山寨探案實錄」行動組造訪了案發現場,並訪問了居住於兇案單位最接近的一位年輕人,他認識被害戶主一家,更認識兇徒,對他印象是「人不錯,會幫村民裝修庭園。」
而對慘遭滅門的譚氏一家,則未有多談。問及凶宅多年來有否靈異事件發生,他稍作猶豫説:「相信沒有吧!」

2016年4月3日,我們行動組再次遠赴案發單位,成功闖入滅門凶宅,所見屋內凌亂不堪,傢俬雜物未被移去,相信保留了當年案發時的面貌。
可是,當理解到這就是哄動一時的四屍凶宅,頓覺震撼,心寒不已!
宿命難測,何緣巨刧。
一個幸福家庭,本着人類天職,生兒育女、組織家庭,而結局卻是如斯慘酷。
生命、生活的意義究竟可作如何評價?

任憑你有多大能耐,看着這些故事,不!是真實個案,都會徹夜難眠,久久不能平復。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