坪洋新村肢解奇案(下)

圖片設計:豹魁

坪洋新村肢解奇案(下)
斬首斷掌焚屍體 膽大小舅逃法網
作者:元方
日期:1981年6月17日
標題:坪洋新村肢解奇案(下)
https://www.facebook.com/abc160401/videos/oa.598413320513925/462814324149276/?type=3
https://akoe123.blogspot.com/2018/05/blog-post_15.html
地點:新界打鼓嶺坪洋新村60號後園
人物:謝志強 (13歲)、莫雅倫 (6歲)
案情:女童被舅父殺死,被肢解埋屍於後園。
備註:陪審團一致裁定被告誤殺罪名不成立,當庭釋放。
抵達現場時,強仔帶領警方到後園山丘另一處地方,起出了死者的其餘身軀,惟屍首已殘缺不全,雙臂有明顯切口,兩隻手掌亦告失去,由於死去多日,屍體已經發脹,腐臭無比。

《斬首、斷掌、焚化、埋骨灰》

強仔説原本想將死者火化但不成功,之後索性將屍體「斬件」(碎屍) ,他用菜刀輕易地把死者的頭顱切下,之後再嘗試斬斷其雙臂,卻不懂如何下手,劈過幾刀便放棄了,不過同時意識到手掌部份也應毁掉,於是便將死者的雙掌劈下,同時用火焚化成骨灰,混在土壤中。

當問及這樣做,是否要阻礙警方透過手掌指紋查出死者身份時,強仔點點頭表示正確。
那麼,為何要將死者的頭顱和身軀分別埋葬在兩個不同地方呢?他説頭的部份看起來很恐怖,當時只想快點把它隱藏,而其他殘肢則可以慢一些處理。
除外,他也把死者的遺物,如校服、書包及一對黑皮鞋等帶到山丘上焚燒,製造死者在回校前後失蹤的假象,目的是要將自己受到嫌疑的可能性排除。
之後,警方果然在後園撿出疑似骨灰的泥土,隨之納入塑膠袋帶署存查,並同時在山丘上找到了上述死者的遺物,已被燒毀了一部份。

聞言至此,警方都不禁搖頭嘆息,眼前這位小兄弟,究竟是正常人,抑或是一個混世魔童?
13歲的小男孩,竟有如斯意念及行徑,也委實令人心寒。

晚上九時,法醫官蒙海強到場,初步檢驗屍體,斷定死亡時間已超過一星期,死者有否遭受姦污則要待作詳細化驗。
可是,卻發現了一個極不尋常的地方,令案情急轉直下。
就是死者頭顱的天靈蓋有一處很深的破洞,估計是被三角銼之類的利器所造成!
這樣就嚴重了,即可能涉及謀殺。
警方稍後在屋內搜索,除了撿出菜刀,還有一支約二呎長的水喉鐵、一柄鐮刀和一柄餐刀,認為這些東西都可以用作殺人的兇器。

警官的怒火再次湧上來了,對着強仔大喝:「臭小子!為何死者的天靈蓋有破洞?你可作如何解釋?你真的是謀殺嗎?」
對這突如其來的質問,強仔呆了一下,大呼冤枉:「這個我倒不清楚⋯」説時聲音抖震,目光慌惶。
「或許是她倒在地上的時候,頭部撞擊石塊所造成⋯」強仔推測的説。
「也可能是我掘坑之後,將鋤頭隨手丟開時,湊巧擊中死者的頭部吧⋯」

以上之解釋,先不説警方接納與否,但案情似乎比想像中複雜,同時也不排除有同謀或幕後主使人等等。
6月27日,強仔被警方落案控以謀殺罪名,並於翌日在荃灣兒童法院提堂。
年僅13的他,就被控以謀殺之罪,可説是香港記錄上所未見。
被告謝志強(由於兒童受到法律保障,故報刊的報導均寫成謝xx),13歲,住黃大仙區,就讀慈雲山一間教會小學六年級,於1981年6月16日在打鼓嶺坪洋新村,謀殺六歲女童莫雅倫。

根據法醫官驗屍報告,死者屍體曾遭火燒,雙掌被斬去,屍體殘缺不全,但下身仍然完整,頭部左邊由頭頂至下顎處,有一條大傷痕,裂開程度顯著,天靈蓋的破洞相信是被人用利器重擊所致,死者沒有遭受姦污。
若然表面證供成立,強仔將會轉解最高法院定讞。

本案死者莫雅倫,在人世間僅活六載,其身世惹人惋惜,不妨説説她的故事。
慘案被揭發後,莫雅倫的外婆鄧氏(即莫女生母的媽媽),她非常疼愛這名外孫女,從報章上獲得消息後,悲痛之情自不在話下,更向記者爆出不為人知的内幕。
話説,莫雅倫的父親自娶了第二任太太謝彩嫻不久,就立即把莫雅倫的撫養權討回來,之後一家遷到遠離市區的打鼓嶺坪洋新村家居住,據説這是謝彩嫻的主意,目的是不希望父女兒跟前妻那邊有所接觸,外婆自此就跟孫女失去聯絡。

《難為正邪定分界》

可是,莫雅倫對外婆朝夕憶惗,不時偷偷致電傾訴,有幾次外婆也忍不住了,要求莫雅倫説出家中地址,務必要抱抱這個可憐的外孫女不可,卻遭她反對:「不行!這裏路程遙遠,我怕累了婆婆,況且媽媽 (繼母) 也不會同意⋯ 其實我可以聽到婆婆的聲音,已經心滿意足了!」
一個5、6歲的小孩子已經如此世故,懂得識相做人。
繼母謝彩嫻一直向外界宣稱如何善待女兒,説管教雖然比較嚴格,卻完全視之為親生骨肉云。
可是據外婆透露,根本不是事實,孫女自從轉換環境後,生活絕對稱不上好,除了睡不暖吃不飽外,甚至遭人虐打,這情況在他父親離開遠赴南非工作後,情況更壞。
孫女雖然是有一個家,但猶如孤女,很是淒涼。
外婆這番説話,之後亦得到佐證。
莫雅倫就讀的幼稚園,校方證實她曾經兩次因飢寒交迫下,在校內暈倒,陷於休克狀態,事後醫生證實是因飢餓過度,身體不支。説來奇怪,以謝家的經濟狀況來看,出現這種情況實在教人不惑。

另外,坪洋新村的居民平日會在路上遇到莫雅倫,見她獨力孭着沉重的背囊往返校園,彼此會打招呼,他們形容這小妮子乖巧有禮,但愁容滿面,曾看見她手腳有被打的傷痕,問其原因,總是三緘其口。
這些日子,莫雅倫最開心的時光,也只能在校園裏尋,跟老師與同學仔的相處中,可看到她難能可貴的笑臉。

真可悲,小孩子本應天真快樂,無奈在這種環境的造就下,不單剝奪了她的童年,死後還要遭受如斯蹂躪!
外婆鄧氏娓娓訴說,憶及愛孫的悲慘身世,亦不禁老淚縱橫。
「不!事情不會這樣單純,你們説的那名疑兇,畢竟只是個小學生,又怎會可惡至此?一連串的行動,分明有同謀協助,或幕後有人指使,這是有計劃的謀殺,我懷疑是姓謝的那個女人⋯」外婆激動地説,並希望警方盡快將真兇緝拿歸案,早日為孫女伸雪。
不過這只是她片面的忖測,未有憑證。

題外話,上文提到自莫雅倫死後,被埋屍的地方曾傳鬧鬼,坊眾之後合資請來了高僧超渡,並在死者生前就讀的「天真幼稚園」球場燃燒香焑冥鏹拜祭,據聞之後再沒有發生靈異事件。
可是,住在謝家最近的幾户人家,卻聲稱事情從未平息,死者仍不時徘徊在被埋屍地方,夜夜飲泣,似在訴説冤情。
聽來極富鬼魅,無怪人們常説每則靈異故事背後,總有一件兇案,信不信由你。

話説回來,慘案發生之後約十個月,即1982年4月14日,終於在最高法院開庭審理,由按察司班士聆訊,並選出陪審團五男二女。
控方將原本控告的謀殺罪名改為誤殺,檢察官陳述案情,指被告因非禮不遂而干犯誤殺,這時剛滿14歲的強仔,延聘大律師出庭否認控罪。
同時,法醫官表示由於屍體已嚴重發脹腐爛,未能確定死因。
案件審訊了三日便告終,經三個半小時的退庭商議,陪審團一致裁定被告誤殺罪名不成立,強仔甚至毋須答辯,就當庭釋放。

這個少年人究竟是正是邪,定界難分。
隨着死者已矣,公堂定奪,再沒有人會去根究箇中緣由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