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升降機情殺案

《山寨探案實錄》地獄升降機情殺案

地獄升降機情殺案

日期:1984年12月16日
標題:地獄升降機情殺案
https://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oa.693922477629675&type=3
https://akoe123.blogspot.com/2018/09/blog-post.html
地點:油塘高超道邨第六座一部升降機內
人物:劉文章 阿然
案情:劉文章弄停升降機,殺死情敵阿然。
備註:劉文章其後被控謀殺,在法庭提訊時,他口口聲聲說殺阿然是上帝旨意,陪審團裁定章仔謀殺罪名成立,法官依例判章仔死刑。
1984年12月16日晚上十一時,警方九九九控制室接到市民求警協助電話,油塘高超道邨第六座一部升降機內有人被困。
當時已經夜深,升降機維修公司沒有人當值,警員要求消防員到場,協助將升降機門弄開。

十五分鐘後,消防員到場,發現升降機停在大廈六樓與七樓之間,
於是打開八樓的升降機機門,進入升降機槽察看。
藉着電筒燈光,消防員發現升降機頂一名眼角受傷、神情呆滯男子,身旁還有一個旅行袋。

消防員以為那名男子是被困在升降機內的乘客,自行攀上升降機頂等候救援,將該名男子救出,揭開「地獄升降機情殺案」序幕。
救人後,一名消防員用繩從八樓槌下,到了升降機頂,打算把放在升降機頂的旅行袋拿上來,物歸原主。
基於一種無意識舉動,該名消防員用電筒朝升降機槽空隙向下照,隱約看到一個人形物體。
「區長,升降機槽底似乎有人!」該名消防員向上級報告,這個發現,令在場的人嚇了一跳。

一行人沿樓梯跑到地下,從升降機頂被救上來的男子,幾番欲趁混亂離開,但在場警員把他緊緊盯住,帶他到樓下。
消防員打開地下的升降機機門,赫然發現一名男子曲臥在三個緩衝彈弓之間。

該名男子送院後證實不治,經認屍後,證實死者是何浩然。
在升降機頂被救上來的男子名劉文章,與死者認識,劉文章被帶返警署接受進一步盤問。

何浩然的女友阿如(報案人),在醫院認屍後力指劉文章是殺人兇手,警方把劉文章列為謀殺疑犯,交由重案組探員雙木盤問。
雙木是虔誠基督教徒,今次盤問涉嫌犯了嚴重罪行的教友,心情十分難受,他希望劉文章是無辜的。
劉文章對雙木說,當晚他原想造訪阿如,升降機卻在中途發生故障,在六樓與七樓之間卡住。
章仔說:「我曾按動警鐘,但警鐘失靈,我等得不耐煩,打開升降機頂的氣窗,爬上升降機頂,打算沿升降機鋼纜向上爬,到達另一層升降機出口,弄開門離去。」

章仔說,鋼纜太滑,他爬了十多呎後,一下把持不定,跌了下來,擦傷了眼角。未幾,消防員到場把他救出。
雙木問:「你的好朋友何浩然,為何會伏屍升降機槽底呢?」
「我推測阿然(何浩然)和我一樣,乘這部經常發生故障的升降機,當升降機發生故障,他爬出升降機頂,失足由升降機槽的空隙跌下喪命。」章仔說時,全無好友喪命的惋惜之情。

「哪有這般巧合?」雙木沒有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他只是問:「你的旅行袋內,為何有電子零件及工具?」
劉文章答:「我是電機工程系學生,那些電子零件及工具,是我作實習用的。」
雙木又問了劉文章一些細節問題,包括零件在哪裏買,有甚麼用途,及他何時乘搭那部升降機。
雙木其後將盤問得來的資料,分發給其他探員跟進,以證實劉文章有否說謊。
劉文章被視為謀殺案疑犯,暫時拘禁在拘留室內。劉文章被送入拘留室後,現時坐在雙木面前的,是情緒仍未平復的阿如。

雙木問阿如:「升降機沒有響過警鐘,你又怎知升降機有故障呢?」
阿如說,男友何浩然每次離開她的家後,都會在她所住單位可以望得的街上向她揮手。

阿如說:「這個約定,是因為有一次阿然在大廈內被劫,為安全着想,我們即以此為暗號,我等了十多分鐘仍不見阿然,與家人外出尋找,發現其中一部升降機發生故障,我憑直覺認為阿然就在升降機內,於是報警。」

雙木問:「你一直說劉文章是兇手,究竟有甚麼根據?」
阿如說,她原本喜歡劉文章的,劉文章亦多次向她示愛,表示畢業後就會娶她。
她當時說日後才作打算,豈料劉文章卻以為她已經默許。這一段感情經不起時間考驗,阿如發現劉文章這個人工於心計,器量小,佔有慾強,開始疏遠劉文章。

此時,阿然介入他們兩人之間,比較之下,阿如覺得阿然在各方面都較劉文章好,與阿然發展成情侶。
阿然橫刀奪愛,劉文章直斥阿如玩弄感情,一腳踏兩船,阿如認為兩人一天未結婚,一日都有選擇權利,最後不歡而散。

過了一段時間,劉文章主動與阿如及阿然交往,兩人以為劉文章已冰釋前嫌,樂於與他維持朋友關係。
劉文章經常問及兩人的私事,連阿然何時送阿如返家亦知得一清二楚。
事發當日早上,阿如與阿然邀劉文章一同去看戲,劉文章表示要購買零件,但又問阿如何時回家,阿如告知他約晚上十時,豈料阿然在當晚就出事。
阿如說,憑自己直覺,劉文章是殺害阿然的兇手。
「女人的直覺!」雙木邊搖頭邊送走阿如。
此時,探員陸續返回警署向雙木匯報,雙木在檢視證物袋時,發現一張紙片,這張紙片是從一本聖經內撕出來的。

雙木仔細看了這塊紙片,像着了魔一樣,急急地問:「這塊紙片是在哪兒找到的?」
「是死者右手握着的,究竟有甚麼問題?」探員先答後問。
「能否破案就全憑這塊紙片了。」雙木成竹在胸地說。
拘留室內,雙木與劉文章相對,雙木手上拿了一本聖經,用莊嚴的語調說:「看在上帝面上,爽快招供吧!」

「我是無辜的,上帝可以作見證!」劉文章仍然否認。
雙木嘆了一口氣,將手上的聖經打開,在封面底的空白部分,有數行字:給章仔,阿然及阿如敬贈。
雙木問:「這本聖經是你的嗎?」
「是。」在這種情況下,劉文章當然不能說不是。
「你記得這本聖經是放在哪裏呢?」雙木問。
「放在我的旅行袋內,這有甚麼問題?」劉文章答。
「你的聖經是完整無缺的嗎?」雙木問。
「是。」劉文章答。

「既然如此,你看看這兒。」雙木邊說邊將聖經翻到《出埃及記》那一章:「你看!這一頁被撕去了一半,你知道那一半去了那裏嗎?」
「不知道!」劉文章答。
雙木嚴肅地說:「讓我告訴你吧,那一半緊抓在阿然手中,你把他推下電梯槽時,他最後所抓到的,就是這張紙片,證據確鑿,你還是招供吧!」

原以為十全十美的計畫,不但未能順利完成,更留下致命證據,在雙木警誠下,劉文章從實招供。
劉文章說,他假意冰釋前嫌,目的是希望有更多除去阿然的機會,他曾想過多個謀殺計畫,但總覺得不是十全十美。終於,他決定利用自己的專長,策畫了這宗「地獄升降機情殺案」。
劉文章是電機工程系學生,知道如何控制一部升降機運作,他在阿如所住屋邨的一部升降機內,裝上一個遙控裝置,可以控制升降機。
自此,他知道阿然何時送阿如回家,就守株待免,躲在升降機頂,只要阿然單獨踏入這部死亡升降機,就是他除去情敵之時。
案發當日,他看見阿然單獨進入升降機後,把升降機按停在六樓與七樓之間,然後打開氣窗,假裝救阿然。

阿然攀上升降機頂後,劉文章企圖用哥羅芳把他迷暈,兩人發生爭執,互相扭打,阿然不敵,被推下升降機槽喪命。
劉文章得手後,打算逃走,豈料消防員及警員已經到場,使他功虧一簣。
「之前我曾假扮劫匪,將阿然毒打一頓,阻嚇他不敢再送阿如返家,但他沒有迴避,是他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我。」劉文章咬牙切齒地說。
雙木對劉文章說:「要不是你打了阿然一頓,令阿然與阿如有了『約定』,你的毒計可能已經成功了,天網恢恢,總是法網難逃的。」
為劉文章落完口供後,雙木仔細看了那張紙片,上面有一句聖經金句:「上帝要他滅亡,必先使他瘋狂。」

劉文章其後被控謀殺,在法庭提訊時,他口口聲聲說殺阿然是上帝旨意。
陪審團裁定章仔謀殺罪名成立,法官依例判章仔死刑。
究竟,是上帝使章仔瘋狂,還是他自己已經瘋狂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