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頭村不在現場劫殺案(中)偷渡

井頭村不在現場劫殺案(中).mp4_000025775

井頭村不在現場劫殺案(中)偷渡
(原載法醫龍博士《法醫鑑證實錄》)

日期:2010年11月9日
標題:井頭村不在現場劫殺案(中)偷渡

https://akoe123.blogspot.com/2018/11/blog-post_9.html
地點:馬鞍山井頭村一幢村屋地下2E單位
人物:鄧路來 吳雅倫
案情:吳雅倫劫殺鄧路來,製造不在場證據,但因在雪櫃上留下指模而落網。
備註:2013年6月21日,吳雅倫在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囚室,用撕爛的牀單捲成布條,綁於囚室鐵欄上吊頸死亡。

日本推理小說經常以不在現場或密室殺人做題材,主要是因為日本採用「大陸法」(被告舉證),若疑人能提供不在場證據,即可免除嫌疑。
香港跟隨英國採海洋法(無罪假定),即控方要證明被告在現場,而非由被告去證明。

桂山島位於珠海伶仃洋畔,東距香港大嶼山分流西南三海里,原稱垃圾尾島、曱甴尾。
該處於1950年發生萬山群島海戰,解放軍江防司令部戰艦桂山號,在該處成功搶灘登陸並取得勝利。
珠海縣人民政府於1954年把該處命名為桂山島,該島現已與牛頭島和中心洲相連,面積十平方公里,該地盛產鱲魚,現以旅遊業為主。

負責調查這宗命案的一名探員陳Sir是釣魚發燒友,經常租船在香港海域甚至越界到內地水域釣魚。
他認為吳雅倫於2009年6月由香港離境後,再沒有香港入境記錄,但不等於他沒法由來地來港。
兇案現場雪櫃上的指模,除非有人將吳雅倫的斷指印上去,否則根據「羅卡定律」,吳雅倫必定到過現場。

為證實這個合理假設,陳Sir來一個小心求證,向船家打探在2010年11月10日,命案被揭發前後,是否有人曾租艇由香港往返內地。

陳Sir找到快艇船主甄沃光,向他出示吳雅倫的照片,甄沃光說吳雅倫於2010年11月,透過一名叫「黑妹」的食店女東主找他,聘請他由內地桂山島載他到東涌,收費一千五百元。

約一星期後,吳雅倫又叫甄沃光從東涌把他載回桂山,甄沃光收取同樣價錢照辦。
警方識破吳雅倫的不在現場證據後,通報內地公安協助,得知吳雅倫當時身在江西南昌。

鎖定吳雅倫後,警方開始搜集更多資料,吳雅倫早年父母雙亡,與姊姊相依為命,姊姊後來移民加拿大,兩人失去聯絡。

吳雅倫小六畢業後加入嘉禾影業公司負責道具製作,參與的電影包括許冠英主演的《追鬼七雄》,他亦因此鍛鍊出靈巧手藝,至八十年代末轉行任職裝修及家具維修員。

吳雅倫是自僱裝修工人,因利成便賣裝修廢料,他於1994年在井頭村買了一個村屋單位,與「女友」一起居住,亦曾租住來叔的村屋來安置「情人」。

井頭村當時陸續有新村屋落成,由於交通不便,很難找到裝修師傅做裝修,吳雅倫成為該村的「獨家」裝修商,村民大都找他做裝修。
來叔對吳雅倫十分照顧,每當有住客遷出,新住客要裝修時,他都會介紹吳雅倫給新住客。

屋主為方便吳雅倫工作,大都會將住所的鎖匙交給他,有些村民雖然察覺吳雅倫手腳不乾淨,但念在一場街坊,沒有報警追究,大部份村民為存忠厚,沒有宣揚吳雅倫的惡行。

根據法庭資料,吳雅倫於1975、1976、1979、1990年曾有四宗犯罪紀錄,涉及罪行包括盜竊、行使假文件和爆竊等。
有十八次涉不誠實的定罪紀錄,1990年因犯案被判入獄三年半。

爆竊慣匪有一個特質,犯案前會先了解下手對象情況,最重要是令自己變成「隱形人」。
裝修工人具備了這個特質,而且就算攜有爆竊工具,也不會被人懷疑。

探員在井頭村進行問卷調查,從村民口中得知吳雅倫有個情人叫做林燕(Vicki),曾在井頭村居住,該單位是吳雅倫自置物業。

經過連番調查,探員查到於1990年代,吳雅倫到一間打冷店消夜,認識店員林燕,1994年兩人在井頭村一個單位同居。

探員找到林燕向她問話時,她說已與吳雅倫分手多時,導火線是吳雅倫「一腳踏兩船」,與她同居的同時,又在井頭村租了鄧路來一個單位,與一名在旺角一家夜總會做小姐的蕭佩斯同居。

林燕說:「嗰個夜總會小姐細佢十四年,佢貪嫩口,姣婆遇上脂粉客,咪一撻就着囉!」

吳雅倫在2008年認識一名內地來港黑工鄭小女,兩人結了婚,吳雅倫與林燕及蕭佩斯分手。

吳雅倫雖然與鄭小女結婚,但仍與林燕及蕭佩斯藕斷絲連。
蕭佩斯申請公屋獲編配到葵涌邨居住後,離開了井頭村,但與林燕仍間中有聯絡。

「你最近有見過蕭佩斯或吳雅倫嗎?」探員問林燕。

探員在葵涌邨找到蕭佩斯,她說與吳雅倫(阿倫)在旺角一家夜總會認識,當時她在夜總會做「小姐」,之後兩人在井頭村同居。

蕭佩斯說:「阿倫對我好好,我嗰陣喺夜總會欠人萬幾蚊,都係佢幫我還嘅。」
「後來佢叫我唔好做(夜總會小姐),喺井頭村租咗間屋同我一齊住,2002年,我同佢生咗個仔,到佢同個大陸妹結婚,搬返內地住,都重每個月俾錢我使。」

2008年,吳雅倫認了在井頭村工作的新移民鄭小女,2009年返回內地江西南昌,結婚後一起居住。
「最近你有見過他嗎?」探員問。

蕭佩斯說,吳雅倫在11月6日打電話給他,說來港辦點事,要在她家中住幾天,以方便乘搭交通工具為理由,借用她的八達通卡。

吳雅倫小別勝新婚,先給蕭佩斯三千元「見面禮」,又送蕭佩斯的兒子上學、買新電腦讓他上網,陪母子兩人食早餐,有如是蕭佩斯的丈夫一樣。

11月9日晚上,吳雅倫從外回到葵涌邨,晚飯後在蕭佩斯面前試戴假髮,問她:「我似唔似老人家?」

蕭佩斯被他弄得啼笑皆非,虛應說:「你都唔細啦,已經係老人家,重使乜扮鬼扮馬!」
翌日,吳雅倫將眉毛也染成白色,戴上假髮及漁夫帽,手持拐杖離開葵涌邨。
(探員翻看升降機及附近一帶店舖的錄影帶,初步確定吳雅倫以這身打扮離開蕭佩斯住所。)

探員核查蕭佩斯的八達通記錄,發現該卡在11月8日及9日,曾用來乘搭往返葵涌至井頭村的巴士及專線小巴。

11月9日下午一時,該張八達通由葵涌乘巴士(40X往烏溪沙鐵路站),再轉乘往井頭村的小巴(807K往井頭村)。
到下午約四時,這張八達通記錄了由井頭村乘小巴(807K往大學港鐵站)。
下午五時許在烏溪沙鐵路站再乘港鐵至深水埗港鐵站,晚上八時由深水埗乘九巴33A線回到葵涌邨。

根據這個行程,這張八達通卡的使用者,在烏溪沙鐵路站逗留接近一小時,才乘巴士離開,在深水埗又逗留了一段時間,在這兩段時間,使用者做過甚麼事呢?
探員調出烏溪沙鐵路及深水埗港鐵站,附近的閉路電視錄影帶追查。
該張八達通最後使用時間是11月10日晚上,使用者乘港鐵到東涌,之後,這張八達通就沒有再使用過。

吳雅倫於2010年12 月在江西南昌被公安拘捕,於2011年2月由江西省公安廳移交香港警方。

吳雅倫接受警方盤問時表示,2002年蕭佩斯對他說懷孕,但不想打掉孩子,問他意見。
他建議蕭佩斯搬入井頭村生活,將孩子生下來,孩子出生後,吳雅倫做過基因測試,證實孩子並非他的骨肉,但仍照顧蕭佩斯兩母子。

2009年,吳雅倫鄭小女一見鍾情,相約結緍。
鄭小女由內地偷渡來港做黑工,無法取得香港身份證,但又不想自首被解返內地,告訴吳雅倫以當日偷渡來香港的方法,偷渡返回內地,直至吳雅倫可為她申請到單程證來香港為止。

2009年6月,鄭小女倫渡返回內地,吳雅倫循正式出境途徑返回內地,兩人在珠海會合,再返回江西南昌。

吳雅倫與妻子鄭小妹返回江西南昌居住,吳雅倫開設了三間五金廢料回收廠,每月收入一萬五千元人民幣。

2010年10月,一次工傷意外令吳雅倫無法開工,五金廢料回收廠的生意亦大不如前,鄭小妹開始埋怨,責怪他不應繼續供養在香港的蕭佩斯。

吳雅倫為此事與妻子鄭小女發生爭吵,悶極南下珠海找朋友傾訴,朋友勸他到「男人樂園」桂山島消遣。

吳雅倫說:「咁我咪由珠海搭船去桂山島,玩咗幾日後,同一班香港人熟咗,佢哋問我返唔返香港,由桂山島去大嶼山東涌只需四十分鐘,一齊夾錢租船會平啲。」
「我當時心想,離開香港幾年都未返過去,想見吓阿斯(蕭佩斯)同來叔(鄧路來),同佢哋一齊搭船到香港,我哋喺大嶼山東涌登岸。」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